求道首页 | 灵性探索 | 生命沉思 | 爱的感动 | 大师经典 | 站长推介 | 网上书店
  文章首页>> 灵性探索 >> 濒死体验 >> 
顶 热 荐   
从死亡学习生活----来自濒死体验的启示
文:转贴   来源:新时代网   时间:2005-1-29 8:03:08   点击:1181

按:孔子云:未知生,焉知死;从另一方面,则完全可以说:未知死、焉知生。这些体验是令人震撼的,给了我们非常重要的启示。两篇文章传达的基本讯息非常一致,让我再度记起很多灵性导师的教诲:我们是一体的,你对别人的所做的一切终究会完全加诸自身 (不过只有互动体验和自我检视,却没有外来的审判和惩罚) 爱就是一切的意义。也许我们不必等到死时就可以领悟这些智慧!


美国盖洛普公司在1992年的统计调查表明,仅在美国就有1300万人有濒死体验的经历。濒死体验给医学家、心理学家、物理学家和哲学家提出了许多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如:人的灵魂是永存的吗?人的意识产生于大脑吗?人的善恶行为有记录有后果吗?人生的目的是什么?绝大多数濒死体验经验者的世界观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这是一个令人深思的现象。


伊州大学芝加哥分校的历史系教授Steven Fanning教授就曾有一次刻骨铭心的濒死体验。在这里,我们采访了Steven Fanning教授。


>问:您能不能介绍一下您自己?
史蒂夫:我在美国西南部长大,得克萨斯和奥可纳何玛,我生长在一个非常保守的基督教家庭,非常虔诚,总是去教堂,但是我长大以后,我就开始排斥这些了。到了二十岁,我开始寻找别的宗教,到了二十五岁,我放弃了这种追求,我觉得所有的宗教都很愚昧。我对宗教没有任何个人的兴趣。我学习了宗教,作为学术课题去学了,但没有任何个人兴趣。


>问:您的工作?
史蒂夫:我是伊州大学芝加哥分校的历史系教授,我教中世纪的历史、宗教史、神秘主义等等。


>问:听说您有过一次濒死体验,是怎么发生的?
史蒂夫:那是1988年,我在伦敦开会,去发表我的论文,但那时我有严重的哮喘病。有一天,伦敦天气非常不好,有消息警告,有呼吸系统疾病的人请别出门。但我是游客,没有收到这样的警告,我出门了。结果,我的哮喘病发了,我感觉越来越糟,越来越糟,过了不久,呼吸就非常困难了。旅馆叫来了救护车,我被送到伦敦的圣巴斯医院,到医院时,我肺气肿已非常严重,整个肺都被粘液堵着,不能呼吸。医院马上用了呼吸器,我就这样昏迷了二个星期,就是在这两个星期里,我处在生死的临界点,有了这次濒死体验。


>问:您能给我们描述一下您的这次经历吗?
史蒂夫:您如果研究濒死体验,您会知道隧道,光等等,但我不记得这样的事。我的经历从更深的死亡状态开始,主要是一种所谓“人生回顾”的经验。所以我记得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一个地方,没有任何形象特征,都是一种颜色,兰灰,兰灰的,也许是天,也许是地,但全都是一种颜色。


>问:所以您没有见到光,没有见到人,没有见到任何有意识的生命?
史蒂夫:没有,我没有见到这些,但是在我到的地方,我的旁边,右手边,有一个有生命的东西,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但我感到了这个生命的出现。我经常感到他的存在,但我一眼也没见到他。他让人感到巨大,有力量,宏伟,他一直在我的右边,但我从未见到过他。


我在那边时,他一直在我身边,我经历了这次“人生回顾”,这是我一生最受感动的体验。如果我过去听说这样的现象,我会以为那是一种看电影的方式回顾一生,但其实完全不是这种方式。其实是重新经历一生,就像当初经历时一样,不是在远处看电影,而是重新到一生的场景中,再经历一遍。这个经历中最重要的是我当初的情绪,我当初的思想,还不仅仅是我重新经历过去的一生,我还从三个角度同时体验过去我的一生。我当初的感情,我的思想,我的动机,那一切,同时,我还体验了那些与我有关的人当初的经历,他们的感受,他们的情绪,他们的所思所想,这些使我非常震惊,体验别人的感受使我非常震惊。


>问:这个人生回顾体验从您很小时开始,还是从您记事开始?
史蒂夫:不,我记得的不是一个连贯的一生,而是有选择的一些情节。这样我回到过去,再一次体验它,身在其中,感受每一件事。当我体验到他人的感受时,我被震撼了。您知道在平时的生活中,有时有的人很难对付,他们对你不友善,让你痛苦,你就会脱口而出地说些话,那些话很不友好,但是也是合理的,因为是他们先挑起来的,他们自己招来的。所以,即使你说一些很不好的话,你觉得那没什么,因为他们活该。但是如果你能感受别人的感受,一切都变了,你能感受到他人的痛苦,你说的话,做的事给他人带来的痛苦,那种痛苦是那样的真实,感受到这些使我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除了体验我的所思所感,与我相关人的所思所感,从另一个角度我还看到了一切事件的真实面貌,真实原因。我所看到的是我的一种自我欺骗,我们的自我欺骗,我们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找到正当的理由,我们满不在乎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真是为所欲为。


>问:您能不能描述您是怎样从这第三个角度体验的。
史蒂夫:我无法描述,这三个角度的体验是同时发生的。


>问:所以,您同时从这三个角度看事物?
史蒂夫:哦,不,不,不是看,而是体验,是感同身受的体验,同时感受这一切。我的感受,别人的感受,还有这些事件的实质。实质是指,那些行为的起因,不是我告诉我自己的那些动机,那总会是好的动机,也不是别人告诉他们自己的那些动机,那也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而是看到事情的实质,看到我们是怎样欺骗自己的,我们为自己的行为编造正当的理由,对于我们不应该做的事,我们欺骗自己说没有什么错。所以,从一个更高的视角来看,我真看到我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我,在那些人生历程中,我的情绪很不好,我的动机很不好,我是那样完全地生活在自我欺骗之中,我简直觉得无地自容,感到一种极大的耻辱,觉得自己是个彻底失败的人。
我记得那是一场审判,但那是我自己对自己一生的审判,我当时想,我失败了,彻底失败了,我不是那个我期望做的人。我自己想象中的人,认识到这一点真使我灰心丧气,我觉得非常沮丧、窝囊。


但我旁边的那个生命一直在那儿,他给我传递了一些信息,告诉我,不要紧,不要紧的,你只是人嘛!我心想,只是人?哦,不,不,那不是我,我不只是一个渺小的人。可那个生命一直安慰我,他传达的信息就是,我们为人的很多生活行为是不行的,因为我们伤害他人,我们在欺骗自己,掩盖错误。但是,我无需太自责,我们只是普通的人,做人就是这么回事。人会失败,人犯错误,人自我欺骗,在这个层面上说,也不算错,那是正常的。但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看,那就不行了。我们能做得更好,总之,那个生命在安慰我,告诉我别难过,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人,人就是这样做的。这一部分回顾就在这里结束了。


下一部分回顾是关于我生长的家庭,我的母亲、父亲、兄弟姐妹和我。现在我能准确地理解每一个人,他们为什么是他们那样的特征。这种理解给了我极大的安慰。直到那一刻,我一直对父母很生气,我觉得他们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责任。现在我理解了,他们只是普通人,有缺点的普通人,带着他们的局限,他们已尽了最大的努力,他们就像我刚刚看到的自己,我对他们的怨恨一下子烟消云散。这部分回顾后,我的那段不愉快的生活过去了,我不再生气了,更重要的是,我理解家庭里的每个人,我能接受他们了。


>问:您指的是什么样的一种理解,理解他们的情绪、动机,或者是他们的局限?
史蒂夫:我能理解他们是谁,从内心深处了解他们,我能接受他们,我指的是更深一层的了解,能从灵魂深处去了解。这样,他们的行为就是可以理解的,可以接受的。这是关于我自己家庭的部分。


下一部分的回顾,从很多方面来讲是最出色的一部分,就是我发现自己在宇宙的最中央,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语言太苍白无力了,我在天宇中,在宇宙的中央,我的周围是很多星星,很多银河系,还有各种星云,那是多维的展现,非常实, 我身在宇宙中央自由地漂浮着,那是一种令人眩目的美丽,完全的美丽,惊人的美丽。更重要的是我感到了一种联系,有一种光直接联系着我和这个宇宙中的每一个物体,就像我们是一体。我们紧密相连,彼此相属。那是非常令人感动的,和这整个宇宙联系在一起,和其中的每一个物体联系在一起,我是它的一部分,它是我的一部分。这是最让人铭记不忘的,那惊人的美丽和我与它的联系。


>问:您怎样能感到与星球的联系的?
史蒂夫:我就是觉得有一种射线,我能看到感受到,那是一种联系,你能想象一束光束细细的激光,一种细细的光束,联系着你和星球,您感到你属于星球,星球也属于你,宇宙的每一件物体都是这样的。我能看到这些射线,象激光那样的射线,联系着各种物体。


>问:有一种光线,您能看到?
史蒂夫:是,有一种白色的,细细的白色的光线,联系着我和宇宙中的万物! 再下一部分回顾是,我了解了这宇宙中万事万物的一切秘密。我理解一切事物,我理解它们为什么是那样的,一切都是那样地合情合理,只是这种了解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模糊了。它不是数学的,机械的知识,就是一种理解,对宇宙的感知。我了解了真理。遇到具体问题时,我还能想起一些当时的体悟,从中吸取智能,我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事情。


下一部分回顾,也是最后一部分,就是我看到了未来,是关于我的,特别是关于我的孩子。在那时,我的儿子15岁,女儿10岁,我能看到明晰的景象,以后他们生活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他们会有一些困难,他们需要我,在那一刻,我记得我决定回来,如果他们需要我,我应该为他们回去,就在那时,我回到了我在医院里那瘫痪的身体。


这场人生回顾对我的影响,很难形容,但是我理解了我们的人生充满了意义。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了任何事情,都有意义,即使是很坏的事情,也深具意义,我们在这儿的人生的意义就是学习和成长


>问:什么样的意义呢?
史蒂夫:我们不是毫无希望的漂泊的浮萍,一切都是深具意义的,我们个人的进步和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问:关于预见,您能否谈谈具体的事,是否真的如你预见的那样实现了?
史蒂夫:我那时离婚了,我的孩子半周与他们的母亲生活在一起,半周与我住在一起。我在那边看到他们会遇到不少困难,会需要我,我能看到我需要去法庭。我起死回生以后,来到芝加哥,好不容易出了医院,因为医疗保险不能付掉所有的费用,我一贫如洗。但我很快就开始用心存钱,以备以后律师的费用。两年后,我预见的事发生了,完全就像所预见的那样,孩子和母亲过不下去了,我打了官司,要到了儿子的扶养权。


>问:您经历那些回顾的时候是有时间顺序吗?这个过程很快还是很慢?
史蒂夫:在那边没有时间,这些不同的部分其实是同时发生的。这次濒死经验后我觉得我们这个世界有时间,那边没有时间,也许在那里,每件事都结束了,但在我们所在的世界里,事件还在过程之中。我们所见的人生是有秩序的,这样的秩序是非常必要的。但在别处的存在,时间也许是不必要的。所以,无法形容快和慢,我只能有顺序的去谈,因为我们生活在有顺序的世界,一件事接着另一件事,我只能这样去谈,而无法去描述同时发生的事。


>问:当时一直在您右边的生命,您认为是神吗?
史蒂夫:我只叫它生命,我从来没见到过它,我感到他的强大有力,他也许是神,我并不知道。但是很有意思的是,这次经历之后,我坚信神的存在。这无法用逻辑去解释,无法描述。【明心网】


 


人类学家琼安.哈利非克斯对于许多临死经验者的体验,研究指出,临死的人有「回溯一生」的全像特性,回溯景象是分外鲜明、完整包容,而且是立体来主演完整的一生,好象跑进一生传记的电影之中,一生中的每一刻都以详尽的感官性再度演出,完完整整地重现,而且是在一剎那间就全部发生了,它们发生得十分快速,但又慢到足够让你全部看清楚,在这一瞬间重新体验一生中所有事件的情绪、欢笑及哀愁,除此之外,他们也能感觉到参与这些事件的所有人的情绪,他们可以感受到他们曾善待的人的欢愉,也可以感受到曾被他们轻率伤害的人的苦痛,回溯一生中,所有的思考也会忠实地被重复演出,所有的幻想、只见过一次却难忘的面孔、令你欢笑的事、看到一幅赏心悦目的画之沈醉、孩子气的担忧、早已忘记了的白日梦,这些全都会在一秒内掠过心田,临死经验者在到达光的国度时,似乎都进入了一种高等或「转换性意识」觉性的层次,而变得十分清明,也诚实于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光状生物通常会对临死经验者强调两件事,其一是爱的重要性,他们一再重复这项讯息,我们必须学习以爱替代愤怒,学习付出更多的爱,学习原谅及无条件的爱,每当临死经验者怀疑某一项行为是对是错,光状生物都问他们是否为爱而做?动机是否出于爱?


光状生物说:「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生于地球的原因,是为了学习爱能开启一切。」他们指出,这是一项很难的工作,但也警告我们这对人类及人类灵性是否能延续生存所具有的重要性,是无法衡量的,就连儿童都十分确定地带回了这一项讯息,一名小男孩被车撞了之后,被两名身穿「非常白」的袍子的人带到了死后的世界,他说:「我在该处学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活着的时候要不断付出爱』」。


光状生物强调的第二件事就是知识,临死经验者说,每当他们回溯一生中有关知识及学习的部份时,都会令光状生物十分高兴。光状生物甚至会忠告某些人在回到肉体后要开始学习,特别是学习有关自我成长或帮助别人能力这方面的知识,他们说,「学习是一种死后亦会继续的过程」、「知识是少数在你死后还可以带走的东西」。


  临死经验研究者惠顿也发现,我们的一生是早就计画好的,也许不见得是完全计画好的,但至少大部份是计画好的,而我们本人都参与了这项计画。光状生物会告诉他们,这些未来的景象要在他们维持目前的行径之下才会发生。


  临死经验者在回来后肯定地了解到与宇宙万物的相连性。有一位六十二岁的女士说:「我学到的一件事就是我们都是一个巨大的、活着的宇宙的一部分,如果我们认为可以伤害他人或其它生物而可以不伤到自己,那我们就错得太悲哀了!现在,我会看着一片森林、一只鸟而说:『这就是我,是我的一部分。』我们与万物相连,若我们不断对这些联机送出爱,我们就会快乐。」


瑞典神秘人物史威登堡是当时瑞典首席的数学家,也是雕刻家、天文学家和商人,他除了工作以外,他还有恒地静坐,终于练到可以在定境中离开身体,去拜访所谓的天堂、天使、灵魂,他和他们交谈,在这些过程中体会了许多意味深长之事,他说天使们的交谈工具是全像式的思想球,并说这思想球与他见到环绕人身轮廓的「波物质」是完全一样的,他描述这些心电爆发式的知识就像是一种图像式语言,其中信息密度可以高到每一个影像都含有上千的意念。


  修行高超的大师们在深度的禅定及探究精神界而达到一种内在的世界后,会发现「一些本来认为是外在的、可见的东西,被自己所包容、围绕或内涵着」,当然,这种认知或了解不过是再度地指出,我们每一个人都包含了整个天堂,天堂的实际位置就是在我们之内,不要去找灵界,灵界就在我们心内。


当我们处在这光明国度内时,我们到底是什么形态呢?印度教圣哲斯里.亚特斯瓦.吉瑞说,这是一个已经毋需呼吸、食物就可以生存的世界,一个心念就可以变出满园香花,全凭愿力就可以治疗所有的伤,在这一个世界中,简单地说,我们是一种「有智能且和谐的光的影像」,我们在这个「伟大的灵性光的国度」所学到最重要的事件乃是所有的分别性都是假象,万物终究是一体相连的,每当我们由高震动层降到较低震动层,分裂性就会增加,我们会分别万物,是因为我们存在于一个较低阶的意识及实象震动层,这种爱分别的习性让我们无法体验到这些较高阶、较微细国度的高强度意识、喜悦、爱及欢愉。


我们确定了解的一件事就是在全像宇宙中,最内层的精神运作会泛出,造成花、树等物体的景观,所谓的现实世界就变成了只不过是一个大家共有的梦,但我们究竟是由独一无二的神圣智能神所梦着?还是由万物之集体意识,由所有电子、Z分子、蝴蝶、中子黑体、海参、人及非人的智能所梦着?这个问题,其实是无意义的,我们不能问是零件创造了整体,还是整体创造了零件,因为整体就是零件,所以,我们不论将集体意识称为「神」「万物之意识」,都不会改变这个状态,宇宙乃由一种庞大不可名状的创造力所维持着,一个名词根本无法代表它的伟大。(摘自潘定凯译《全像投影的宇宙观》一书)


(下划线和黑体字是发布人为着重指出而加。)

责任编辑: 孤独求道

 相关文章
  • 求道网语音聊天室-…[665]

  • 当小燕鸥无法飞翔:…[187]

  • 新时代运动在台湾的…[384]

  • 新时代运动在台湾的…[310]

  • 起航一一个心灵成长…[710]

  • 追问天命[1106]

  • 亚伯拉罕的讯息[999]

  • 凯西每日励志[772]

  • 关于心灵成长和心灵…[784]

  • 《感动中国》2005年…[717]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下一篇文章: 《西藏生死书》中有关濒死体验的叙述

    本站作品基本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Copyright © 2003-2007 Qiudao.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