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首页 | 灵性探索 | 生命沉思 | 爱的感动 | 大师经典 | 站长推介 | 网上书店
  文章首页>> 站长推介 >> 新时代综述 >> 
   热      
新时代运动在台湾的发展(二)
文:陈家伦   来源:网络   时间:2006-8-11 12:55:54   点击:385
3. 新时代运动的基本脉络

从上述新时代在台湾发展的概况来看,台湾的新时代先从理念和知识的消化、吸收和推广着手,在1990年前后成形的小型读书会着重于思想和观念的了解与讨论,共修团体则除了读书讨论外还学习灵修的技巧和经验的分享。近几年来,新时代的传播形式有了比较多元化的趋势,除了定期聚会的读书会仍持续成长外,在网际网络形成了许多新的讨论空间。此外,也出现了许多治疗的服务、小规模的灵修课程或工作坊等活动。

基本上,新时代运动在台湾的发展大致有两个主轴,分别是王季庆创立的「中华新时代协会」以及奥修基金会的台湾各中心为代表。这两个团体是台湾的新时代运动圈中最有规模和具影响力的团体。这两个团体的风格、内容和运作模式虽有差异,却是台湾新时代运动的两大推手。其它独立运作的团体,例如公开或非公开的读书会、成长团体/治疗中心(有本土的,也有外来的)、网站等,虽然规模不大,但是总和起来的种类和数量相当可观,在整个台湾的新时代运动发展中具有相当的重要性。本论文将先分别介绍新时代运动在台湾发展的两个主轴:「中华新时代协会」和台湾的奥修运动,再谈其它小规模的运作模式。

3.1「中华新时代协会」

「中华新时代协会」由台湾各地的新时代的读友们共同发起成立,是台湾新时代运动开花结果的一个里程碑。从八○年代王季庆的翻译开始、九○年代读书会的陆续形成和全台的读书会会友的联谊,到正式社团的成立及常设机构的设置,中间大约经历过十几年的时间,这是一个新兴的灵性运动在台湾崛起的发展过程。

王季庆的翻译事业的推展在方智出版社的「新时代丛书」得到充分的发挥,同时也由于出版品的大量流通,吸引了许多有心的读者主动和王季庆联系,王季庆应读者的要求而在内湖的家中而成立了读书会(1992年3月8日),这是台湾的第一个赛斯读书会。最早的成员大约有十个人,几乎都是在方智的「新时代系列」以前,就读到塞斯作品,其中多人目前仍然是新时代圈内的人,这当中有四人已经成为新时代中心的专业治疗师或是课程教师。内湖的赛斯读书会成立之后的两三年,因仍有读者不断写信给王季庆表示希望加入读书会,因此就在同一地点(不同房间)和同一时段成立新的赛斯读书会,讨论进行到最后阶段时由新旧读书会共同交换讨论心得。这是读书会最早进行的状况。

在「中华新时代协会」正式成立以前,对赛斯有兴趣的读者唯一联系的管道就是透过出版社和译者王季庆,王季庆也都回信给他们。由于读者的回函越来越多,因此王季庆和赛会斯读书会的成员们在1996年8月把散落在各地写回函的人全部聚集起来,在台北市剑潭青年活动中心举办了「新时代之友联谊会」,与会者有一百多人,来自北中南各地,中根据参与者的居住地而成立各地的区域读书会,当时成立的读书会有高雄、台中(1996年)、新竹(1996年)、台南(1996年),这四个地区的读书会或经过改组变革,到目前为止都还在持续进行中;高雄的赛斯读书会则是在此之前(1995年)就已经成立,台中赛斯读书会则是在1996年年底才开始稳定持续进行。当初各地读书会成立之初,王季庆都亲自南下会同读友,协助各地读书会的成立。在台北地区当时成立的读书会有七、八个,分散在中山区、古亭区和敦南等地区,几年下来这些原始的读书会几乎都解散消失,仅存古亭读书会,但是又有许多新的读书会相继成立。这些读书会基本上都是独立运作,彼此之没有间从属的关系,但是却有交流的情谊。有不少参与者会到各个不同的读书会串连。

[7] 在联谊会之后,各地读书会许多成员对于新时代运动有了不少的认识,并且相当认同于新时代的理念。在1997年,配合内政部规定的全国性民间团体成立的规定,当时透过各地读书会的网络和联系,以全省户籍所在地分布在十四个县市的三十位读友作为「新时代读书会」的发起人,并以「能够提供给华人世界的朋友们更多相关的协助与连系管道」为成立的目的。其申请在1999年11月获准为正式的民间社团。该会在2001年2月由内政部通过,更名为「中华新时代协会」,是台湾的第一个以「新时代」为名和推广新时代思想的正式组织。由创立人王季庆担任理事长。同年1月出版《神话双月刊》创刊号。「中华新时代中心」是「中华新时代协会」的执行机构。从此开始,台湾的新时代运动有的一个全国性的组织可以比较有效地凝聚各地的人力、整合各种资源以及推展各种理念。

[8]「中华新时代协会」运作的方式,大致上分为三大类:读书会、课程、和谘商/治疗。读书会仍然是一个主要的形式,参与的人数最多,是台湾以新时代书籍为主的读书会中最大的一个连结网, [9]目前「新时代读书会」在全台湾各地共有21个读书会,分布地点如下:台北市(10个)、新竹(3个)、台中市(3个)、云林虎尾、彰化、草屯、台南市、高雄市和屏东等地则各有一个,嘉义和花莲读书会在筹备当中(《神话》10:29)。 [10]读书会的讨论内容有阶段性的以某部书为主,最常被采用的作品有赛斯、与神对话、奇迹课程、欧林、依曼纽、克里昂…为主。许多读书会选读的内容相当多元化,不限于方智的「新时代系列」丛书,而是包括了出现在台湾的新时代作品。各个读书会的运作都是相当独立,和「新时代中心」之间没有从属的关系,其间的连结大都属于弱联系(weak ties)。此外,有些读书会之间有时也会有交流的活动,大都是以地区相邻近的读书会之间,有些读书会负责人之间也会因而结识。由于各个读书会选读的书不同,进行的方式和讨论的风格也不尽相同,因此有些参与者也会同时参加几个读书会,四处串连,经历和体验各读书会的气氛,有少数人特地从南部北上「浏览」北部的读书会讨论气氛和情况。

在课程方面,协会有了正式的中心之后,陆续提供各种身心灵方面的课程,例如「光的课程」、灵能复苏课程、催眠等课程。第一代内湖读书会的成员现为精神科医师的许添盛,自2000年起在台北、台中和高雄三地开设「赛斯心法」的课程,这是由新时代中心主导而又扩及到中南部的唯一课程,目前高雄地区参与的人数大约有五十人,台中地区有二、三十人,台北?和读书会的形式不同的是,「赛斯心法」课程以讲者的演讲为主,讨论次之;收费较高(一堂课三百元)。除此之外,新时代中心还提供其它更多元化的课程,如「光的课程」、太极导引、神圣舞蹈、瑜珈、敦煌舞等、灵气、戏剧等,这些课程仅限于台北内湖的中心。

在谘商和治疗方面,除了许添盛医师主持的身心灵关怀癌症患者成长团体,之外,其它的谘商和治疗大都以个案为主,有许添盛的个别谘商、王季庆的「心灵对话」、丘小华提供完形心灵谘商、施幸秀(品如)提供灵气服务等。这些谘商和治疗服务都是在台北新时代中心进行。另外,王季庆在外双溪的家中也开设「夜来香」的心灵对话。而许添盛的癌症团体治疗和个别谘商是在台北、台中和高雄三地开设,每两周进行一次。

台北的新时代中心是「中华新时代协会」的心脏,为台湾的新时代运动提供了一个多元化的信息流通、沟通、传播思想和建立关系的多重网络。中心除了提供上述的读书会、课程和谘商/治疗服务之外,更重要的是扮演一个有系统传播新时代运动的理念和实践的一个机构。一方面传播和流通讯息的重要管道,另一方面成为潜在的参与者或加入者接触新时代运动的一个据点。中心也提供许多人力的资源到各地读书会主持或支持活动进行。

新时代中心在讯息的流通方面,大致有两种方式,一是中心出版的刊物《神话》是台湾最早的新时代定期刊物,内容以阐述新时代的理念、传达活动和新知的讯息、分享和表达个人的成长经验和体会为主。《神话》是型塑表达台湾新时代人的认知和理念的一个重要媒介(不是唯一的),也由于《神话》的出版,新时代中心和各地的读书会也一个长期的共同园地,为整个「中华新时代协会」营造出集体的气氛和感情。目前神话的发行量为每一期(双月刊)印两千份,订阅户近两百份,在台北、高雄、台中读书会有流通,在金石堂和诚品书店也有赠阅。第二个方式则是透过网络网际或是email的方式。目前登录在该中心的邮寄名单大约有七百多个住址,最新的动态消息或活动都会透过该中心发布。网站的架设在1998年开始,内容相当丰富。协会将在2002年初开始要扩大和更新网站。网站的设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传播和联系管道,香港地区的新时代读书会就是在网站上主动和「中华新时代协会」联系的,还有大陆也有新时代人在网站上和台湾联系上,彼此之间讯息的往来。

讯息的流通是「中华新时代协会」在台湾的新时代运动中所扮演的最重要角色。一方面,在广泛的新时代运动的内容中,该协会为新参与者提供了基本的信息,在这个过程中为参与者做了某种程度的选择和过滤。另一方面,协会也是促成许多新时代事务产生联系和整合的重要机制。此外,协会也将台湾本土的灵修方式纳入,如熊卫的太极导引等,透露些许台湾新时代运动本土化的迹象,不过,整体而言,新时代圈内比较为流行的灵修技巧还是以外来的为主。

新时代中心在台北地区的读书会内容也最丰富,从《赛斯资料》、《奇迹课程》、欧林系列、克里昂系列、《光的课程》、《与神对话》等。该中心虽然是许多读书会课程的集中地区,但是就台北地区与协会有正式关系的十一个读书会中,只有四个读书会是以该中心为场地。其它的读书会散布在大台北各地区,有些读书会(特别是古亭和公馆读书会)相当活跃,有自己的联络网、e-mail通讯和信息流通网、小型图书馆、支持团体等在进行运作。除此之外,在台北地区还有为数不少的不隶属于「中华新时代协会」的读书会或共修会, [11]位于「新时代中心」的读书会仅是整个北部新时代运动的一小部份而已。

基本上,「中华新时代协会」非常强调宗教的组织、教条和诫律对人类心灵的制约与限制,因此这个机构在运作的时候,采取相当开放而包容性的原则。因此,中心在推展自己的活动之外,非常尊重各个读书会自己运作的方式,无任何管理可言,各个读书会与中心的关系主要是建立在讯息的流通方面,只有在有必要的时候,才会应读书会之邀给予支持或协助。新时代中心最主要的功能在于连络、支持、传递讯息、整合和消极性的调节等工作。「中华新时代协会」在新时代运动的推动方面,基本上是比较消极式的方式,没有非常刻意地扩大参与,吸收会员,目前会员人数维持刚成立时的八十人左右。许多后来成立的读书会负责人或是成员,也都未必和中华新时代中心有任何的联系,甚至于有读书会的成员,不知道有「中华新时代协会」此一机构的存在,特别是南部地区的读者。

「中华新时代协会」采取的这个组织策略,除了和新时代的精神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之外,也和王季庆的个性与行事风格有关。她表示,她不喜欢登高一呼,摇旗吶喊的,而是默默地做,顺势而行,曾有人要她创立新的宗教,要她当教主,她则表示这不是她要做的。 [12]她表示:

我虽然一向有宗教情怀,但因为我本身反权威的个性,所以不喜欢进入任何组织,也不想崇拜任何偶像,而我自己也不希望被当作权威的代表。…为了普及化而强调领又魅力的做法,就违反了新时代思想的基本精神…不能为了达到目的而使手段合理化,这样只会削弱信众对自我的认知。(引自《神话》1:4)

整体来说,「中华新时代协会」在台湾的新时代运动中扮演着一个掌舵者的角色,并且也是一个重要的传播媒介。然而,新时代运动在台湾也是呈现多中心和多元化的发展趋势,「中华新时代协会」虽然为台湾的新时代运动开创了一个格局和领航的道路,却不是唯一的轴线。甚至于在「中华新时代协会」的网络中的参与者也未必对新时代的理念和实践上有一致的观点或心得。

3.2 奥修中心

3.2.1 奥修运动

奥修基金会是一个国际性的组织,总部设于印度孟买附近的普那社区/学院。 [13]创立者为印度人奥修(Osho, 1931-1990),奥修原名巴关.席瑞.罗杰尼希(Bhagwan意即神, Lord) Shree(意即伟大,Great) Rajneesh(意即王,King)。奥修是一位哲学博士,据说21岁时成道(1953年)。由于非常博学,善于辩论,经常在印度各地的演讲和公开辩论中挑战正统的宗教领袖,其教示赋有浓厚的颠覆性。1970年开始点化追随者为门徒,在第一批的门徒(sannyasi)中有一些是来自美国和欧洲的潜能运动下的心理治疗师。他在1989年9月奥修舍弃原来的称号,而改用「奥修」之名, [14]社区重新易名为「奥修国际社区」(Osho Commune International)。奥修的一生极富传奇性与争议性,有关奥修传奇的一生,请参考《奥修传》一书。奥修的国际舞台始于他在美国期间奥瑞冈的Antelope一地建立Rajneeshpuram (1981-1985),但也因一连串的丑闻而引起轩然大波,许多媒体报导评论他为邪教教主。这里仅就奥修对新时代运动的影响,做简要说明。

尽管奥修的作风与提出的教导,在整个新时代运动圈中相当具有争议性。在西方新时代运动中和克里希那穆提被并列为同时代的大师,但两人的风格显然南辕北辙。 [15]奥修对西方的新时代运动有深远的影响,特别是潜能开发运动。奥修教法的最大特色在于,除了融合东方的神秘主义的传统,再加上西方心理学和心理分析的成果之外,还提出各种身心灵的治疗方法。他提出的方法中最著名的是「动态静心」技巧(在1970年4月14日首度提出)。 [16]他在普那社区第一期(Poona one,1974-1981)期间的几乎每天90分钟的演讲内容,包括了瑜珈、禅、道、谭催(tantric)和苏菲主义等。谈论的宗教人物包括佛陀、耶稣、老子和葛吉夫等。他的思想被称为Rajneeshism,其思想的流行被称为Rajneesh movement。他的教示以爱和静心为两大主轴。

奥修的学说引人争议的大致有两点:其一、奥修强调压抑不能够使人提升和改变,要把人内在的种种欲望、压抑、制约透过各种的方式宣泄出来,在静心的经验中产生清明的觉知和真正的净化。他说:「我反对任何诫律,但是为了好玩,我写出了下列十诫…」。其中第一条「不要遵守诫律,除非它是一个来自内在的诫律。」(陈丽宇 1998:4)因此,奥修社区是一个非常开放的社区,由于反对任何的诫律,唯一的规定是,参加社区活动的人必须经过HIV检测通过。由于社区中不设任何防线,总是出现龙蛇混杂的情形,较难为卫道人士所接受。其二,和前者有密切的关连,他主张性的需求不应当加以压抑,教导谭崔(Tantry)或称性爱瑜珈、无上瑜珈,谭崔是古代印度密教的一个神秘修炼法,透过性交的过程体验最高的实相。佛教中的密教系统也有此一修炼法门,但是在佛教界中颇受争议性,特别是汉传佛教对此有较多的质疑。除此之外,最为一般评论家诟病的是他表现出来奢华的作风,例如他在美国期间有93辆同型的劳斯莱斯轿车,带著名贵的钻戒等。这些争议对奥修的门徒而言一点也不是问题,自有他们的诠释与解说。

[17]
据说八○年代奥修有25万个门徒(Brasswell 1994:227),现在则至少有50万门徒。他的演讲被整理为六百多本书,有三十几种语言的翻译版本(陈丽宇 1998:9)。意大利出版了八十多种,德国发行了四十五种,而美国在1995年以后的读者群稳定成长。奥修运动一个最重要的特征是建立了一个包容了东方和西方,传统和创新的各种身心灵疗法的社区/学院,几乎新时代运动所包含的各种身心灵疗法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这个社区每年大约有十万人来此学习各种治疗和成长的方法,是提供新时代运动各种疗法课程和培养治疗师的最大机构。奥修所建立的灵修和治疗体系可说是新时代运动中最为完备者,可说是整个新时代运动灵疗大全的缩影。

3.2.2 奥修运动在台湾的发展──治疗市场的建立

奥修运动在台湾的发展主要是透过林国阳的翻译开始发迹,台湾第一批前往奥修国际社区的有十一个人,都成为奥修的门徒,那时候是在1988年。目前台湾的奥修门徒人数,目前尚无正式的统计,据谦达那的估计,1988年后的三年中,去普那的人数同一时期大约有三、四十人,五年后大约有七十人左右同时去普那,目前则大约有100多人同时其去普那,因此,推估1991年时大概是三、四百人,1993年后大约有1000人左右,1998年后大约有二到三千人去过奥修国际社区。去奥修国际社区参访的人不一定都会成为奥修的门徒,经常去印度参访的门徒很少。

[18]

目前台湾的正式的奥修中心有四个:台北、台中、新竹、高雄四个静心中心,都是经过印度普那认可(约于1993到1994年间成立的)。台北、台中地区大概在1992年的时候,就开始有活动了。在正式中心为成立之前,台中的苏克拉中心在1992年就开始有共修活动,台北的林世儒在1992年时就已经邀请英国籍的门徒Sarovara来台湾。最早拿到印度奥修证明的是台北中心(1993年),台中晚了半年。目前高雄中心规模不少,另外有几个非正式的资料中心:奥修资料中心和创建堂。奥修资料中心是林国阳负责的奥修出版社,台北的创建堂原来是教授中医课程为主要内容,后来负责人成为奥修的门徒后,也在这里办活动和流通奥修的书籍、CD、录像带等。台北中心原来在中山北路,后来林金土捐出在三重买的房子,请人来管理。最早负责的是林世儒(现在为示如网站站主、示如电子报负责人(Swami Amano Niten),目前由Magna负责。Magna原来是真善美生命潜能开发的负责人,接触奥修之后,也成为门徒,将奥修的动态静心等静心方法引进真善美,奥修团体也经常借用他们的场地办活动。真善美有几位治疗师后来也都成为奥修门徒,在新竹的真善美中心也安排过奥修的静心方法。

台湾的奥修中心可以说是新时代团体世界性网络在最早成立的与新时代运动有关的团体。活动的方式以各中心为主,每一个中心独立运作,有时候也会有联合的活动。目前各中心的活动都是属于开放性的,不限于门徒,唯一的条件则是第二次参加团体的活动前,必须要有HIV的检验结果,这是奥修在世时所立下的规定。各中心的活动方式采取会员制,不是会员也可以参加活动,费用较高。例如,奥修台北静心中心单次活动会员免费,非会员一次200元,有些活动或课程会员也需缴费,若是由外籍老师授课主持的活动营或工作坊则费用更高。目前,台北和高雄的定期活动非常密集。参加奥修活动的人中以女性较多,台北中心参加活动的性别比大致是10:1,偶而还有全场都是女性参加者的情况。作者参加台中中心的晚间活动的观察,大致为5:1。在年龄层方面以四、五十岁以下的中、青年为主。

由于奥修所创立的普那社区集新时代灵修和治疗的大全,融合了东西方的新旧传统,是世界各地治疗师的一个著名的训练中心,也是台湾本土治疗师的重要学习与训练重镇。在台湾的新时代动发展始中奥修中心的制度化最早,并且是最早引进新时代各种疗法的机构,当时可能是台湾接触广泛新时代疗法的唯一管道,许多资深的本土治疗师都是在台北的奥修中心学习过。据林国阳的了解,出自普那社区的台湾合格的治疗师大概有十几个人,几乎都是女性。由于这几年来的治疗市场快速成长,作者猜测有更多的人前往普那社区完成某些特定的训练课程(通常需要几个月)。在正式的奥修中心或是与奥修有关的机构,如奥修花园和示如网站,都提供了各种灵修或治疗的课程或活动。目前台湾的新时代运动中提供治疗项目比较多元性的机构。在台湾的灵疗市场中,提供服务的治疗师除了有本土的治疗师外,也有不少来自于印度或其它欧美国家的个人治疗师,其中还有些颇有规模和制度化。

奥修在台湾的传播、流行和发展的模式,也是台湾新时代运动发展的另一个主要脉络。奥修各个中心或机构的独立性相当高,不过彼此之间还是有或亲或疏的关系。此外,各奥修中心特别是北部地区有较多国际性的联系。整体而言,台湾的奥修中心或奥修门徒是台湾灵疗市场的主要供应者。奥修团体或个人工作坊有一个特点,都是以实际体验的身心灵疗法为主要内容,虽然奥修的中文出版品非常多,门徒或者一般的读者群也非常多(有一部份新时代读书会的成员),但是在奥修中心中比较少读书会的形式来讨论。另一方面,奥修的读者群要比实际投入或接触奥修灵修系统的人要来得广泛许多。走访过程中,我遇到一位奥修的读者将当时出版的每一本奥修的书读了十遍以上,但是却没有参加各种课程或工作坊,主要的理由是因为费用太高(特别是外国治疗师的课程)。

3.2.3 「中华新时代协会」vs. 奥修运动

台湾的奥修运动和「中华新时代协会」是两个独立的路线,尽管两者的风格和运作方式也有所不同。但是从访谈过程中以及网络的讨论发现,有一部份的参与者不是先后就是同时参与两个团体的活动。有些新时代读书会的参与者即使没有参加奥修灵修/治疗活动的新时代人,也会广读或深入于奥修的思想体系。

在我的访谈和观察中发现,对新时代运动有兴趣的行动者多半具备了开放的心态,对许多新的事物或观念都勇于去认识、接触和探索,这些人多半也都读过许多奥修的作品,不论喜好或接受的程度如何。我发现,台湾的新时代人对奥修教法的态度大致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类型的人觉得奥修非常契合自己的需要,其教法能够引导自己内在灵性成长,而对其它新时代的体系就没有感到太大的兴趣;第二个类型则是非常喜欢奥修,但同时也能够接纳和应用其它的思想体系;第三种类型的人不太能够接受奥修的教法,或是觉得不太契合自己的想法与个性,他们不会涉入奥修教法太多。在我走访的经验中,北部、中部和南部的新时代读书会成员都有这三种对奥修的不同态度。

3.3 潜能开发运动

潜能开发运动一如新时代运动,其名称本身也是一个总名(an umbrella name),在其名下也有各式各样的诉求、理念、方法、运作方式和机构。就其展现的理念和方式与新时代运动的接近性而言,各种不同的课程、疗法或可以视为一个光谱。光谱的一端以自我灵性的追求为宗旨,光谱的另一端则以心理学为旨趣,前者与后者的不同只在于所谓的人类的潜能的开发是以现世之需求为满足,或是要超越现世而欲亟急于超个人的层次。在广泛的新时代运动中包含了许多结合心理分析、身体工作、东方灵修的治疗师。潜能开发运动在一九八○年代中期开始就出现了不少企业化和组织的趋势,也有不少潜能开发机构拓展为跨国性的企业,将其系统化的潜能开发方法和课程推销到美国以外的国家中。

如前所述,台湾的潜能开发/成长运动自八○年代末期已经出现端倪,当时提供相关课程和服务的主要机构为「真善美潜能开发中心」。到了1995年前后,台湾的潜能开发/成长运动出现了新的发展趋势,许多源于美国或加拿大的潜能开发运动的跨国企业开始进驻台湾。台湾的潜能开发运动和美国及其它国家一样,也以本土大型企业界或公部门的行政机构为目标,另外服务业的从业人员,特别是保险业或其它销售服务业也是主要的参与者。

在台湾发展的外来的潜能开发跨国企业,较著名的有知见心理学(vision psychology)、心灵海/奇迹国际训练机构、阿梵达(Avatar)、Anthony Robbins(亚洲代理人为陈安之)、Asian Works、SMI/FMI(Success/Family Motivation International, Inc.)…等。这些机构提供的课程内容和活动方式虽然不尽相同,但都是有组织和有企业的经营,提供一系列的促进潜能开发,提升灵性成长的课程。其运作方式主要以训练大公司、企业或政府单位的员工的集体课程为主,提升工作或行政效率,特别是属于业务性质工作的保险业或其它种类的业务员参加的最多,其中也有不乏社会人士个别参与。在广泛的服务和课程中,成功哲学是最主要的目标,也有以亲子关系为主的课程。

这些跨国的企业机构除了提供课程给公司或个人之外,也有培养训练师的课程,几乎这些跨国企业都有训练讲师或治疗师的课程,有不少人完成这些训练课程之后,或者留在该机构中担任讲师,或者自立公司提供谘商和训练课程。这些本土的训练师或讲师成立的公司规模较小。

这些外来的潜能开发运动其发展和运作可说是独立于台湾的新时代运动。但是,由于潜能开发运动也强调透过认识自我和开发并实现个人最大的潜能为主要的目标,帮助人们的自我表达、建立自信、学习沟通技巧、人际关系的处理等。课程涉及的层面,诸如情绪、心理层面、积极思考、甚至于触及人的意识及灵性等方面的问题。应用的方法上也非常的多样性,广泛来看,除了情绪处理,有些课程会触及到个案的前世问题(例如「知见心理学」)。在访谈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一类的新时代参与者,都参加过这类成长的活动或课程例如知见心理学、阿梵达、卡内基的课程等。在认识自我和提升自我潜能方面,潜能开发运动与新时代运动的理念亦有衔接之处,并且在实际的情况中确实有一部份的新时代运动的参与者也对潜能开发的课程感到兴趣。

台湾的潜能开发运动和新时代运动在运作模式上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点,就是在于潜能开发的机构都是企业经营,以营利为主要的目的,其次,其主要诉求偏重于个人的成功哲学方面。相对的,台湾的新时代运动虽然也有不少个人工作坊是以提供治疗/谘商,或各种灵修课程为服务的项目,并且也是采取企业经营的模式。在课程的花费方面,潜能开发的课程的收费都很高,特别是外来机构费用更是可观。据说,「知见心理学」在国外一周的课程就要花上三十万元,有夫妻一起参加连续上四阶的课程,一个家庭就花了两百多万。在国内听一场演讲,经常有四、五百人参加,费用也要八千元到一万元。据说,台湾有上万人次参加过恰克博士的课程或是听过他的演讲。有些新时代的课程或治疗服务索费不赀,必须具备某种程度以上的经济优势才可能参加这些课程。 [19]以阿梵达课程为例,全套的阿梵达课程费用大约是台币五十三万,前三阶段一般课程总价七万八千元,以下为专业进阶课程。 [20]要参加这些课程的学员必须具备一定程度的经济资源。

整体而言,这些外来的课程只是台湾新时代运动的一小部份,和企业界的结合较多,新时代运动中有更广泛的一部份是属于非营利性质的。大部分的人则选择比较经济的方式来参与新时代运动,例如买书看书、参加读书会、上网取得信息等。比较起来国内本土的潜能开发或治疗机构的收费就廉价许多,至于「中华新时代协会」有关的读书会或课程收费就更低廉,有些地方的读书会或共修仍然维持免费或酌收场地费而已。其次,新时代人比较强调自己的努力,以自发性的读书会和团体讨论为主要的学习方式,甚至于有许多阅读新时代书籍的人,不参加任何团体。其次,两者之间一个最大的不同在于,台湾的新时代人也比较关切人类未来整体灵性的提升。除了包括外来的跨国企业外,本土的潜能开发机构,例如真善美潜能开发中心和张老师出版社目前的经营也是相当活络。

潜能开发运动在台湾形成气候大约比新时代运动的灵性观晚了十年左右,这或许与台湾社会的经济成长及日益开放有关;新时代运动所带动的自我灵性成长的风潮,也有助于潜能开发运动的成长。目前对外来的潜能开发机构引进台湾的过程和机缘不是很清楚,从阿梵达的引进者顾雅文的背景可以推论, [21]与有美国经验或背景的台湾本土知识菁英的推荐有密切关系,一如新时代运动之进入台湾。这意味着台湾社会中许多知识菁英有丰富的外国经验和英语能力,可以作为外国机构的代理人或掮客。

3.4 其它运作模式

除了上述的「中华新时代协会」以及与奥修有关的正式和非正式中心之外,还有其它的发展脉络和运作模式在台湾的新时代运动占据一定程度的重要性,呈现出台湾新时代运动的多样化与多元性。这些运作模式大致有读书会、共修会、网际网络、治疗中心/工作坊等。

3.4.1 读书会/共修团体

读书会/共修团体是台湾新时代运动中一个最主要的运作模式,「中华新时代协会」的成立便是由各地的新时代读书会的结合产生的。不过,「中华新时代协会」的读书会网络仅是台湾新时代运动的一部份,还有许多其它的读书会或共修团体网络和「中华新时代协会」的运作没有直接的关系。目前在台湾的新时代运动中比较流行和具有代表性的读书会有赛斯读书会、《与神对话》和《奇迹课程》,其中赛斯读书会大部分都在「中华新时代协会」的读书会网络中,而「中华新时代协会」虽然也有《与神对话》和《奇迹课程》读书会,但是还有许多《与神对话》和《奇迹课程》读书会都是独立于「中华新时代协会」,其中《与神对话》读书会集中在台北和高雄,《与神对话》的网站相当活跃,据目前了解,台北和高雄的《与神对话》读书会之间没有联系;而《奇迹课程》读书会的分布则是北中南部都有,大都和「心灵平安基金会」有联系。此外,在台中和高雄地区《奇迹课程》和「光的课程」共修团体多有结合。

3.4.1.1 与神对话读书会

《与神对话》英文版在美国出版以来,连续很长一段时间都成为畅销书的排行榜。王季庆在美国看到这本书,把这本通俗版的新时代的灵性观带给台湾的读者。《与神对话》第一册译本在1998年5月出版,其相关的系列作品《与神对话II》、《与神对话III》、《与神为友》和《与神合一》都已经陆续出版。有不少新时代人表示,《与神对话》系列以和比较浅显的方式表达新时代的灵性观和宇宙观,其思想体系和赛斯书有许多呼应之处。比较起来,赛斯书的文字表达及思考理路要艰涩许多,因此有不少新接触的读者都从《与神对话》系列入手,有些老的新时代人觉得赛斯书比较难读,不易进入的,也都喜欢阅读《与神对话》系列。有读书会负责人表示,读过《与神对话》系列之后,再读赛斯书就容易进入多了。《与神对话》读书会大约是在1998年开始的一个新的潮流。

泛台北地区的《与神对话》读书会至少有五个。属于「中华新时代协会」的有三个。高雄地区的《与神对话》读书会至少有四个,其中只有一个属于「中华新时代协会」网络。

3.4.1.2 《奇迹课程》读书会

《奇迹课程》的中译本由若水费了五、六年的时间才于1999年9月由美国的「心灵平安基金会」(Foundation for Miracle)出版。参与该基金会的读会书有9个,其中台北、台中和高雄各有一个读书会和新时代协会重叠。译者若水是台湾推广《奇迹课程》的主要诠释者,她平常住在美国,近三年来每年都回台湾一个多月,进行巡回演讲。周玲莹目前是「心灵平安基金会」在台湾的连络人,她除了带领两个《奇迹课程》读书会之外,并且负责各地读书会的联络工作。台湾的「心灵平安基金会」有一个「奇迹信息中心」的网站工作,信息相当丰富。

《奇迹课程》的中译本刚出版时,不到一个月便卖了近一千本,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中译本问世以前,《奇迹课程》在台湾已经有了知名度,有两个外来的机构「知见心理学」和「心灵海/奇迹国际训练机构」都是应用和推广《奇迹课程》一书。「知见心理学」也有奇迹课程的读书会,但是费用相当高,而「心灵平安基金会」其下的读书会则是完全免费的。

[22]据说台湾曾经有好几万人次参加过恰克博士夫妇的演讲。由于演讲是短期的,而读书会是比较持续长久的,再加上又是免费,因此吸引了一些参加过恰克博士夫妇或克理斯多夫演讲或课程的人就加入《奇迹课程》读书会。这些因素或许可以部份说明为何《奇迹课程》中译本出版才至今才两年多的时间,读书会的发展就分布于台湾各地(11个)。

《奇迹课程》的一大特色在于,全书长达一千多页,分为三部份:正文、学员练习手册和教师指南。目前大部分读书会的阅读方式都是从学员练习手册开始,共三百六十五课(有次第性)。参加读书会的成员必须每天做功课──诵读一课课文,并且要尽量将课文的要义和重点应用在自己的生活上和观照自己的内心,并且要不时地复习课文。因此,《奇迹课程》读书会带有浓厚的共修意味,读书会除了一起诵读课文,讨论课文意涵之外,还交换个人的体验和心得。要走完一次《奇迹课程》只少需要一年的时间。因此,参与者通常要有比较强的动机才能够持续下去。

在台中和高雄地区,《奇迹课程》和「光的课程」共修会之间有很高的重叠性,许多参加《奇迹课程》读书会的成员也同时参加「光的课程」共修会。翔翎在台中地区以推广「生命教育法」理念为职志的「慈心文教基金会」带领《奇迹课程》读书会(始于2000年1月)和「光的课程」共修会(始于2001年9月),在此参与的学员大约有三十几人左右。

3.4.1.3 「光的课程」

「光的课程」是台湾新时代运动中最具有独特性的灵修体系,不仅是台湾新时代运动圈中最普及的灵修方式,并且也是全世界实践「光的课程」最兴盛的地方。《光的课程》是一套有层级次地的修行方法和教材,这些资料始于1977年由美国人Antoinette Moltzan在通灵状态下传递来自默基瑟德天使圣团(Oder of Melchizedek)的净光兄弟们(Great White Brotherhood)传授的宇宙讯息。这些讯息提供了一套有系统和有次第的静心冥想课程,主要的目的在于帮助地球上人类了解、提升和转化自我。完整的课程分为三个等级:初级课程、行星课程、天使课程。目前出版的《光的课程》是初级课程的四个级次为主,中译本是全世界第一个正式出版品(1996年)。行星课程的教材尚未正式出版,目前以讲义的方式在使用。

台湾是世界上「光的课程」最兴盛的地方,最主要的关键因素在于杜恒芬透过有人的邀请而将她在美国达拉斯学习到的「光的课程」带进台湾。杜恒芬在1987年从美国回台定居,最初「光的课程」的共修会在她台北的家进行,用的教材是她翻译的手稿影印本,最初只有五、六个人参加,后来却开花结果,成为台湾新时代运动中最普及的共修团体。这样的结果并非当初的杜恒芬所能预期到的,「光的课程」的扩展不是她有计画或有意图规划的结果。几位早期共修会的成员的大力支持、投入和推广,吸引更多人投入「光的课程」共修团体。这些主要的成员有台北的徐玉华、车莎、莫雪子、叶云成、Sunny和林世儒等人。其中除了奥修的门徒林世儒后来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也推动「光的课程」之外,其余几位共同组成了「根源出版社」。最初几年共修会的成员都是由透过关系网络而来参与的,早期的参与者徐玉华、车莎、莫雪子、Sunny也都成了「光的课程」的第一代教师(杜恒芬不算在内),她们自己也培养了一些新的教师。早期「光的课程」共修团体主要都集中在台北地区。台中和南部地区则要到1998年以后才开始发展。灵媒Tony自1999年以来,每年都会到台湾访问一次。

台中赛斯读书会早期的负责人翔翎,在1997年初认识了杜恒芬,拿到了《光的课程》,深感这是一个非常契合自己的修行法门,自己修了一年之后,在台中组了一个共修会(1998年),持续到现在这个共修会已经进入行星级次的课程,并且已经培养了新的教师。目前台中地区有四个「光的课程」共修会(有三个是属于「中华新时代协会」网络,一个在台中的「慈心文教基金会」。除了一个初级班由新的教师带之外, [23]其余的三个班都由翔翎带领。台中地区「光的课程」的共修会的成员都是女性,行星级次的成员为新时代的老会员,第四级次的班最初由一位慈济的委员发起(大约在1999年10月以后开始),其中还有几位目前仍是慈济委员。

高雄地区「光的课程」最早由雨路带班,进行一段时间之后中断。目前高雄有两个「光的课程」共修班,都是由翔翎从台中到高雄带班,一个班开始于1999年年底,由「中华新时代协会」的会员黄久芳负责,参加的学员大约有二十人,全都是女性,年龄层大约在二十几岁以上到五十岁以下,学员和协会没有关系。另一个班则是2001年10月开始,由一位在高雄听了翔翎的演讲(关于《奇迹课程》),便邀请翔翎到高雄来带「光的课程」,目前这个班有十个左右的成员,除了唯一的男性是某为成员的先生新加入的外,都是四十岁以下的年轻女性为主,大部分都有工作。其中有两个成员有时也会去参加黄久芳那里的「光的课程」共修会,这个共修会的成员有许多也是另一个《与神对话》读书会的主要成员。台中和高雄的共修会使用的是翔翎录制的光盘。基本上,除了其中一位负责人黄富姻为协会会员之外,这两个共修会和「中华新时代协会」没有直接联系。另外,与「中华新时代协会」有网络关系的台南读书会自2001年下半年起,也有「光的课程」共修会,使用的是林世儒录制的光盘。台南读书会的网站中有不少讨论是关于「光的课程」的问题。

初步统计全台湾参加「光的课程」共修会的人数,估计有两、三百人之多,分布于北部、中部和南部,是目前实修人数最多的新时代灵修的共修团体。目前「光的课程」的教师大约有二十几个人,大部分集中在北部。「光的课程」属于灵修的课程,学员除了要阅读文本之外,还要每天跟随特别录制的导引和音乐进行半小时的冥想。由于「光的课程」有极为清楚的次第性,每一个级次中的每一道色光都得进行一周的练习才能进入下一个光,一个级次的完成基本上要三个月的时间(初级课程有十二道光),因此,加入者必须有足够的恒心和毅力才能够长久持续下去。而近几年来,「光的课程」却已发展为台湾新时代圈中最普及的灵修法门,揆其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个原因,和引进者杜恒芬的态度和原则有关。在推广「光的课程」的过程中,杜恒芬扮演资料整理和翻译的工作,并不介入实际的推广业务,她不认为这个「法」是属于她的,她也没有权力决定谁可以担任教师。她表示:

基本上「光的课程」的教师最好是能够跟大家一起共修行星级次的时候,如果觉得自己可以也有意愿的话,就可以出来带班。她不会对任何人说,谁可以出来带或谁不可以出来带,一切都是跟着当事人自己的感觉。她强调,「光的课程」实际上是上师们在带课,并不是教师在带课,教师只是做一个小班长,或是更多一点像missionary。我觉得作为一个「光的课程」的教师,…你只要问你自己你是因为爱,还是因为名跟利来带,如果你确定你是为了爱,你愿意跟人家分享你的讯息,就会带的很好,否则这个课你也会带不下去。所以不是由我来决定,谁可以谁不可以,所以是由你自己的内在和上面在决定。

[24]

杜恒芬的开放态度对「光的课程」的普及具有重要的影响,使得有心参与和投入的人得以自由推广课程和开发据点。相较之下,台湾新时代圈中另一个也是以「光」为主的欧林的「光体开发」的发展有很强烈的对比。欧林的「光体开发」在美国新时代运动中是一套有版权的灵修课程,台湾有人取得版权之后在台湾开设一阵子,因为费用昂贵,加上授课者有所保留,有心者很难得其门而入,使得这套课程无法在台湾广泛推广。后来,原欧林版权的持有者不再开课,另外一批人以非公开的方式开课共修(主要在台北地区),发展多少受到影响。

第二个原因,它是一种简易而又可以自修的入门方法,不需要经过任何仪式或许可,即可进行「光的课程」练习。「光的课程」强调灵修和冥想的过程中,是由灵界的大师引导的,大师们强调在1977年7月7日开始,第七个封印(位于人体的顶轮)已被打开,人类灵性的进化已经达到一定层次,因此不再需要有密法,因此所有的法都是公开的。

[25]「光的课程」在许多方面和密教中的观想极为类似,但是其修法是公开的,也无须透过上师(guru)得到许可(initiation)。「光的课程」以共修会的方式进行对大多数人较有激励性,修习的姿势不限定正襟危坐或是禅坐的姿势,可以在很轻松的状态下进行,对现代人而言,是相当简易的方式。目前《光的课程》的书在市面都可以买得到。

第三个原因是关于收费问题,由于《光的课程》原作者Antoinette Moltzan和译者杜恒芬没有收取任何的费用,因此,「光的课程」的收费相对于其它新时代的灵修或治疗课程而言,低廉许多,虽然每个共修会收费的标准不一,但是比起其它新时代的灵修课程而言,大致上较为低廉,一堂课大约从120元到300元不等,台北地区因地点关系,收费较高。由于门槛相当低,因此也就很容易接引人们加入。

「光的课程」共修会和《奇迹课程》读书会在短短几年内的出现和成长,人数虽然不是很多,突显新时代运动中一个比较严肃的灵修路线。他们所进行的实践和灵修,不求速成,也不求大师的点化。需要参与者持久的参与、实践和不断深入的自我探索。这是读书的理性层面之外,强调生活实践的重要性。

3.4.1.4 其它读书会

以上提到的几个读书会是目前比较普及的读书会,除此之外,广泛的许多广泛的新时代系列都是许多读书会阅读讨论的题材,如欧林的作品,也是新时代读书会中相当受欢迎的作品。另外,一个比较新的作品则是克里昂的讯息,克里昂和赛斯、欧林一样也都是透过通灵传达的高灵讯息,只是是比较晚出现的(1990年),因此其讯息比较新,目前的中译本主要是由世茂出版社出版了三本。另一本《解读地球生命密码》传递的是卯宿星人的讯息,这些较新的新时代通灵作品,吸引不少新时代的老读者的注意。目前在莫雪子主持的「喜马拉雅中心」有一个「克里昂」读书会,属于「中华新时代协会」网络。

3.4.2 网际网络

台湾的新时代运动和一般的宗教团体一个主要的差异,在于台湾的新时代运动善于利用网络资源。网际网络是台湾的新时代运动当中一种形式的整合和推广的重要机制。许多正式的机构都设有网站,如「中华新时代协会」和高雄奥修中心等。许多独立的工作坊都会设立专属的网站,稍具规模的本土网站大约有二十几个。有些网站的功能较单纯,以传递活动信息为主,有的网站则介绍新时代的思想体系为主,也有的网站提供不少讨论问题和交换心得的谈论空间。

网站上的新时代运动有几个特征:一、大部分独立的网站都会提供相关的网站连结,包括国外和国内的新时代网站,甚至于有不少网站也提供非新时代体系的网站,如佛教论坛的网站等。二、潜能开发运动的相关机构大部分都在网站上提供简单机构介绍和相关课程,新时代运动则比较多新时代理念介绍、诠释和讨论。目前几个比较重要的网站,至少有:「中华新时代协会」的网站,该网站在1997年左右成立,计画在2002年初要重新阔大规模,增加网站的内容和项目;与该协会有正式关系网络的各地读书会,也设立自己独立网站的读书会也不少,例如,台北地区有公馆读书会、与神对话读书会、彰化的读书会、虎尾读书会、台南读书会和高雄新时代读书会等。在这些地区的网站中,台南新时代读书会是是最有规模,更新快速,进入者人数较多的网站。该网站设立于1999年5月,最大的特色是有各种领域讨论热烈的「空中读书会」,内容相当丰富,大部分的参与者都是新时代的老参,他们的宗教经验和经历也都相当丰富。台南新时代读书会的网站之所以活络,和站主的背景有关,站主除了具备计算机方面的专业知识和技术外,还是一位宗教历练丰富和灵修见识广博的老参,所以台南读书会本身的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其网站却是各方人马经常探访、发表意见和交换心得的一个据点,并且透过该网站可以直接连结到很多其它新时代或是非新时代的网站。另外,「示如网站」也是一个颇有规模的网站,站长为林世儒为奥修门徒,该网站成立于2000年10月,其设立的「全人成长电子报」在两个月之内就成长了1500个订户。 [26]该网站除了提供广泛的新时代灵性观,例如新时代的解说、大师或高龄的介绍之外,定期寄出电子报、网上购买新时代音乐的CD或书籍、提供课程和治疗活动的信息等。

「新时代」主题在网际网络的发展趋势在近两年来特别蓬勃,透过网际网络几乎可以找到所有与新时代相关的信息,诸如《与神对话》、第四道、欧林达班、唐望(Don Juan)、奥修、克里希那穆提、克里昂、《光的课程》、《奇迹课程》…等;而关于治疗/灵修方面的信息也很丰富,诸如精油、水晶、灵气、灵性彩油(aurosoma)、催眠、完型治疗、音声治疗、按摩…等。目前规模较大、信息较丰富、更新快速的网站则以《奇迹课程》和《与神对话》。《奇迹课程》的中文网站隶属于「心灵平安基金会」的台湾分会,其网站提供丰富相当丰富有关《奇迹课程》介绍、心得、活动信息和分布于全台各地的读书会据点和联络方式。至于《与神对话》的网站和新时代网站有连结,该网站后来获得一百万元的赞助款项,在2002年3月扩大和更新网站规模。另外,雅虎奇摩网站也在今年新设立了一个专属《与神对话》的讨论区。

除了网站的设立之外,新时代运动圈内使用e-mail传递消息或联络的情形也非常普遍。有的网站设立电子报,新时代中心的e-mail名单也有七百多个住址。此外,新时代运动中也有不少个e-mail联系网,透过e-mail传递各种讯息,这些联系网通常跨越了读书会的界限,将不同团体的成员连结为一个信息流通网。

网际网络在新时代运动中的大量运用,除了拜科技进步之赐外,和新时代运动参与者的特质有密切关系。据我的估计,台湾新时代运动约有70-80%以上的参与者其年龄都在45岁以下,并且以高教育程度居多,多半从事专业或办专业的工作,并且比较能够接受创新的事物,让他们很容易具备操作计算机的技术和能力。此外,许多新时代的网站都提供了国外的新时代网站的连结,也意味着有不少新时代运动的参与者英文能力还不错,可以直接摄取国外的新时代运动信息。

3.4.3 治疗中心或工作坊

新时代的灵疗市场内容丰富,从灵气(Reiki)、灵性彩油(aurosoma)、完型治疗师、感官复苏、创意按摩、灵能复苏、催眠、水晶、精油、光的治疗、内在小孩…等,不一而足。自九○年代起,有不少人对这类新时代的灵修或疗法感到浓厚的兴趣,并且投身于体验和深入学习,在台湾设立个人的工作坊或治疗中心。这些治疗中心大部分都集中在大台北地区,这些工作坊的负责人或多或少都出入过国内的两大新时代路线「中华新时代协会」或「奥修运动」,或两者兼具,并且他们彼此之间都有网络关系。此外,他们之中也有不少人有佛教的背景,甚至于在其工作坊或课程中也设计了佛教传统的修炼方式。这些小规模独立的工作仿为数不少,在此不予以详述。少数治疗师原本就是文笔达练的作家,有不少作品出版。例如,「台北爱和光灵气屋」的负责人士奥修门徒王静蓉(Ma Dhyan Mahita)和「葛吉夫催眠谘商中心」(Gurdjieff Hypotherapy Center)的廖阅鹏。他们在成为新时代的治疗师之前有佛教的背景。

3.5 小结:台湾新时代运动运的网络连结

整体看来,新时代运动在台湾的运作模式相当多元化,其发展脉络呈现的是多中心的多重网络组织形态,而各种运作模式从正式组织和非正式组织,大团体和小团体之间都是藉由某种关系网络联系在一起,使得这些不同运作模式的团体可以连结成为一个整体。从网络分析的概念来说,具有跨团体关系网络的参与者是将新时代团体联系成为一个大的网络组织,提供参与者更多的信息来源和关系网络的建立,再加上新时代运动本身的多样性和开放性,使得参与者很容易接触到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团体。此外,网际网络和电子邮件的频繁使用和普及也很容易建立个人之间、个人和团体及团体和团体之间联系的关系。使得新时代运动的运作模式中具有非常明显的「个人与团体的二元性」(duality of persons and groups)(Breiger 1988)。这是新时代运动的运作和组织的一大特征。我们在后面的分析中可以看到,新时代运动所具有的「个人与团体的二元性」在整个台湾的宗教制度场域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联系的机制和功能。

 

4. 台湾新时代运动之解析

4.1 参与者的社会特质和区域分布

就行动者的社会特质而言,读书会的成员中以高教育程度者为多,大学毕业以上的比率较相当高(估计达70%),其中有硕士及博士学位者不在少数,当中有些人有出国留学的经验;相对起来,高中/高职程度以下的参与者就少了许多。在年龄方面,参与者的年龄层大都介于30岁到45岁之间,资深者的参与者也一些在五十岁以上,30岁以下的年轻人比较少数(台北较多)。在职业方面,他们从事的工作以专业或半专业工作居多,例如作家、教师(大学及中学)、医师、工程、服务业从业人员等,家庭主妇不是那么多(比较集中在中、南部),蓝领工作者更少。而参与者的性别,女性居大多数,有些读书会和课程几乎全部是女性;而台北市比中南部有较多男性参加。这些资料显示,新时代运动特别吸引某一类社会特质的行动者来参与,如中青世代、高教育者和专业或半专业工作人员以及女性。除了年龄的分布之外,参与者的其它社会特质都和美国新时代运动参与者接近。相关研究显示,美国新时代运动参与者的年龄层分布相当均匀,这与新时代运动在美国发展的时间较久有关,而新时代运动在台湾发展的时间较短,参与者的年龄层比较不容易吸引高年龄层的人。

新时代运动在西方社会的分布以都会地区为主,在台湾的情况也大致相同。台湾新时代运动的分布地点从北到南都有据点,但是比较集中于都市化程度较高的地区。「中华新时代协会」读书会网络共有有21个,其分布状况为台北市有10个,新竹县市和台中市各有3个,彰化市、云林虎尾、台南市、高雄市和屏东等地则各有一个,嘉义和花莲读书会在筹备当中。

[27]

奥修运动的分布状况,四个正式的奥修中心位于台北、台中、新竹、高雄四个静心中心,奥修运动仍然以台北为最大集中地。整体而言,不论是就「中华新时代协会」的读书会网或是其它的读书会/共修团体、治疗/灵修中心、个人工作坊等,台北市是据点最集中和活动最密集和的地区。潜能开发的课程也都是以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台北地区为主。

从分布地区及参与者的社会特质来看,台湾新时代运动特别倾向于往都会地区发展,比较吸引中青世代、高教育程度者及专业或半专业从业者的兴趣和参与。而这些社会特质之间有密切的关系,因为中青世代是台湾经济成长和教育普及的最大受益者。这个世代的成长过程也是正是台湾社会职业结构从农业朝向多元化的工商业的发展趋势;再加上他们的高教育程度,因此从事的工作偏向于专业或半专业性,而这类工作大都集中于都市地区。此外,都市提供较多的外来事物和经验,都市人对于新观念或新事物有较为开放的心态。就生命过程来说,中青世代也比年长者容易接受新的事物。因此,高教育程度的中青世代拥有较多的社会和经济资源,他比其它社会群体更容易取得新的或外来的讯息及资源。

4.2 参与者对「新时代」理念的看法

4.2.1 行动者的类型与参与形态

由于新时代的思想体系相当多样,并且每一个参与者对各种新时代体系的解读和认知不尽相同。归纳访谈得到的讯息,发现台湾新时代人对于新时代认知经常以一般宗教作为对照点,根据他们对「新时代」的界定和认知,可将台湾新时代人归纳为几种类型:

第一种类型(典型新时代原型),非常肯定「新时代」的理念,其对「新时代」认同的程度已具有宗教的热情和情怀,意味着「新时代」是取代一般宗教的新信仰;他们对传统或新兴的宗教团体抱持较多贬抑的态度,特别排斥对教主或上师崇拜以及宗教的戒律给人的压抑和束缚。这类型的人认为,只有新时代的信仰适合现代社会人类的灵性成长。

第二种类型(开放的新时代原型),与前者一样肯定与认同「新时代」的理念和信仰,但是对一般宗教有较多的包容与尊重,也不认为新时代信仰适合每一个人,因此,比较包容一般宗教的社会功能。

第三种类型(激进型参与者),对「新时代」的认知相当激进化,认为NA的基本精神就在于「自由」,没有条条框框的束缚,假如对NA有一个定型的界定或观点,将会成为约束人们自由思考和体验的新框架。 [28]「新时代」只是一个假名,或是伞状名词(an umbrella name),原出的宗旨是要跳脱传统宗教的界限和限制,回归人的本心。因此,新时代人不应该抱着「新时代」的架构不放,而成为另一个新的限制。 [29]对这类参与者而言,连新时代这个框架都要加以解构和破除。

第四种类型(融合型),肯定建制宗教的精神内涵,例如佛教经典的真理性和价值,却又无法直接深入经典,相对之下NA采用现代语言的表达方式,比较容易理解和受用。有新时代人认为新时代人是现代的佛经。这类型的行动者其信念比较趋近于佛教与新时代的融合观,倾向于从佛教的观点来解读或是选择新时代的理念。

第五种类型(广泛融合型),是另一个独特类型,在他们的观念中,真理是超越任何宗教界限的,包括新时代的灵性观也是要被超越的。这类人以追求真理为最终的旨趣,任何思想体系和修行法门都有部份的真理,因此他们的信仰观具有高度的自主性、开放性、融合性和实验性,不论是传统宗教、新兴宗教或是新时代都是他们认识真理的途径。这种类型参与者其宗教参与的经验非常丰富,经常走访过各类道场或宗教团体,也喜欢看各种相关书籍。他们总是依照自己的认知、判断和偏好选择性地接受各种思想体系的精华来建立自己的灵性观或实践法门。对他们而言,新时代和其它的宗教一样,都是一个途径,他们并不因此而不再接触或参与其它的宗教团体。

以上几种参与者的类型是归纳访谈和观察的结果所提出来的。这些类型之间前并非完全互斥。基进型和典型新时代原型的互斥性较高,而和广泛融合型较接近,而两者之间的差异在于基进型通常不参与一般的宗教团体,后广泛融合型则会维持他们的宗教参与。新时代体系的一大特色为尊重每一个人的偏好和需求,有比较大的包容性,赋予行动者相当大的选择性与自由度去建构自己的宗教观。


4.3 新时代运动与其它宗教连结

在访谈的过程中发现台湾新时代运动中仅有少数的参与者原本没有宗教背景,他们不是对宗教不感兴趣就是对宗教抱持怀疑态度。而大部分参与者都有或深或浅的宗教背景。他们过去接触过的宗教团体有佛教(汉传、藏传、南传系统)、基督宗教、阿南达玛珈、大智能(Maharaji)、、慈济、一贯道、和气大爱、天帝教、清海无上师…等,其中以泛佛教传统和新兴宗教团体背景的最多,有的参与者还有多重的背景。总括看来,参与者的宗教背景来源相当多样,反映台湾宗教文化和宗教环境的多元性。

除了前述没有特别宗教背景的人(第一种类型)之外,台湾新时代运动的参与者的宗教背景和经验大致可归纳为底下几种:第二种人,对人生问题有所疑惑,想要透过宗教来了解自我和人生,他们跑过许多道场,却又觉得无法契入其中,相对地新时代给他们的感觉是没有组织层级和诫律的自由、开放和亲切的气氛,可以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表达自己的看法,当然新时代所传达的理念也是吸引他们的重要原因。第三种人原来是参与特定宗教团体,并且有相当投入的程度,新时代思想让他们感觉到,他们过去在宗教道场中对自我有许多压抑、困惑和不解,新时代的思想让他们肯定「自我」的价值,以及建立「自我」的信心。第四种人,长久浸淫于佛学及道家的修炼传统中,强调理解的重要性以及修炼的必要性。他们自认为和一般的求佛拜神的佛教徒有所不同,这类人士在宗教行为的特征是很少到道场走动,却喜好博览群籍。第五种人以上述的广泛融合型的参与者为主,原本就非常热衷于参与各种道场,他们觉得每一种宗教团体都有其优点和长处,对于不同的道场提供的修行法门或论述都感到浓厚的兴趣,并且花不少时间去亲身参与,因此这类型的人有非常丰富的宗教参与经验,他们往往从各个道场中撷取他们所需,来建构他们自己的宗教世界。对这类人而言,新时代思想提供他们更宽广的视野来整合他们丰富的宗教观点与经验。

从新时代运动参与者的宗教背景和宗教参与的特色来看,台湾新时代运动的流行与本土宗教之间的相互影响,有三点观察:

第一点,对第一到第三种类型的人而言,新时代提供给他们的是一般宗教之外的另类选择性,第一和第二种类型的行动者其投入新时代运动对于台湾本土的宗教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对第三种类型的行动者而言,新时代运动是原有宗教的替代,假如这类人数多的话,多少会影响其它本土宗教团体的成长。

第二点,第四和第五种类型的参与者原本的信仰形态就和新时代的特质有高度的亲近性。新时代强调超越宗教和组织的界限,展现开放性、多元性和融合性的特质,很容易吸引他们的想要深入了解的兴趣。由于这两种人有深厚的宗教经验和基础,因此,新时代的体系中属于较为深刻复杂的思想体系比较能够吸引他们的兴趣。这些人很容易成为新时代运动的参与者,不论其采取参与的方式是个人自修,或是参与读书会或课程等。但是,这两种类型的人对于其它宗教团体发展影响不大。前者本来就少去道场,而后者可能仍然会继续参与原有的道场或其它新的道场。但是,这群人是新时代运动在台湾发展的重要支柱,即使他们未必参与集体的活动,但是却以其它方式参与和支持了台湾新时代运动的发展。

第三点,第三到第五类型的行动者在接触新时代运动之前都有或深或浅的宗教背景,显示台湾原有的宗教文化提供了一个孕育新时代运动的温床。此外,在新时代运动进入台湾之前,台湾社会的宗教文化中原本就有许多隐形的或潜在的新时代灵性追求者,以他们自己独特的方式建构自己的灵性世界。新时代运动的引进提供了他们更丰富和更具世界性的宗教文化元素。

从新时代运动参与者的宗教背景来考察台湾的新时代运动和其它宗教文化之间的互动状况,发现新时代运动在台湾和其它的宗教之间有其竞争的一面,也有互补的一面。有一部份的新时代运动参与者是属于跨宗教界限,从网络分析的概念来看,这些跨宗教界限的新时代运动参与者是整合台湾宗教文化的重要机制和媒介。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种高度综摄性的灵性观能够在台湾社会形成一个新兴的宗教和文化运动,意味着台湾社会本身的开放性可以吸收和接纳外来的宗教元素与观念。

4.4 新时代灵性观与本土宗教文化的连结

新时代灵性观在台湾的流行,不仅是一种外来的,并且也代表着一种另类形式的灵性观的兴起。从Wuthnow观察到1960年代以来美国社会中超自然信仰和所谓的追寻的灵性模式大行其道,这些现象和类似的现象如濒死经验、通灵、灵性向导等事件,看似为各种不同方式的个人实践,实际上是人们受到原有宗教训练的预先支配(predispose)所影响,这些个人实践在某种程度上是根植于制度宗教所型塑的经验,居住在神圣场所的传统灵性事实上已经为新的追寻灵性铺上了一条道路。(1998:3,124)。这个观点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考路径去思考新兴宗教运动(不论是本土或外来的)的兴起,与其原有的宗教文化之间可能的关连。本文认为,新时代运动在台湾的兴起并非单向地只是从外面移植新的文化元素而已,台湾本土宗教文化的响应体现在作为对照、比较和捡择外来宗教文化的基础。从台湾的新时代的代表人物的观点中,就可以看到新时代的灵性观特别强调与旧的宗教文化之间的差异和对比。被誉为「台湾新时代运动之母」的王季庆对「新时代」的根本精神所作的界定和诠释,可以作为台湾新时代人的典型看法:

追求性灵的人,往往唾弃世间,严厉批判自己和别人的贪、嗔、痴,强调「苦修」,压制欲望,永远想「出世」、「解脱」。

「新时代」却教我们信任宇宙,也信任人性本善,换一副眼镜来看世界。欢欣鼓舞于自然和人的每一丝美善中,以「乐修」之心,行喜悦之道。(王季庆 1997:11)

「新时代」运动是以全然不同的乐观精神,提醒人们转化自我,进而转化世界,建立一个充满了爱与光的「新时代」。(王季庆 1997:12)

「新时代」…它是最古老的…它所倡言的,竟是无始以来,人类内在的智能。甚至可以说,它是各个宗教剥除了组织、教条和人为的诠释之后,做基本的共识。那是古时具备这种知识的「说法者」,在不同实地以「口述传统」传下来的真知灼见。不过,由于各个地区不同文明和文化背景的影响,而都受到多多少少的扭曲,渐渐以讹传讹。再加上「组织」的成立,权力和利益的介入,就更难保持纯粹清明了。

此所以「新时代」特别反对权威和偶像崇拜,而致力于强调个人与源头(天、神、道或称一切万有)的直接交通和感应。这也就是「神秘主义者」(mystics)的定义。神秘主义早已暗涵于各宗教里,讲求的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或达到喜悦忘我、天人合一的境界。(王季庆 1997:15-6)

上述这段话代表着新时代灵性观和传统宗教文化之间异同的典型看法,特别是以台湾宗教文化中的泛佛教思想传统作为参考和对照点,这正反映泛佛教文化在台湾的宗教文化中具有的代表性与重要性。底下的讨论将以佛教作为对照新时代灵性观的对象,而论述的基础不是从比较宗教学的立场来进行讨论,而是以大部分新时代人的主观认知和诠释为主要的取向。

新兴的新时代灵性观提供一种既相通又相异于传统佛教的另类灵性观,增加了台湾宗教文化的多样性与复杂性。由于新时代的灵性观综摄了许多不同的取向和诉求,而台湾的佛教文化也是具有许多不同的类型,因此要讨论两者之间的关连,只能就台湾新时代人的认知以及台湾佛教文化的存在着微妙的关系。虽然两者之间仍有差异新时代人的观点来比较新时代与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佛教观点来讨论,在此无法做全面性的分析。我们可以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探讨新时代的灵性观与佛教灵性观之间的关连。一个角度检视两者之间的互补性,另一个角度则解析两者之间的差异性。

4.4.1 新时代与佛教的互补性

就新时代灵性观和佛教灵性观之间的互补性而言,新时代灵性观提供了一个更开放、多元和更宽广的知识体系。由于东方的佛道传统有非常久远的历史,流传下来的经典都是以古代语言表达其思想,和一般现代人的生活环境与语言及思想习惯有所不同,因此,要将古老的智能灵活应用到现代人生活的各个层面对一般人而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些佛教传统正朝这个方向努力,也有一些成果,但仍有所不足。比较起来,新时代提供一个更广泛和整合的观点,除了各种宗教传统的精华之外,更广泛地利用现代的知识体系,诸如心理学、心理分析、物理学和超心理学,将灵修知识和世俗知识加以融会,重新诠释灵魂、意识或宇宙等形上学的观念,让一些有这些现代知识体系的人比较容易理解或接受古老的灵修观念,此外,新时代使用的现代语言,也比传统佛教的古典语言容易理解。有些新时代运动的参与者便是基于这个原因而投入新时代的世界。

新时代运动的一个重要旨趣在于强调身心灵的整体性。台湾传统佛教的修行体系和行动伦理中,向来比较强调心和信念的作用,比较不重视以身体作为提升灵性的机制,对于人心理面情绪或欲望抒发或对治比较欠缺具体的对治方法,而偏向于以压抑的方式来处理。相对地,新时代提供的各种心理分析、身体工作和静坐结合的灵修方法,处理人的身体和心理的层面,和台湾传统佛教以念佛、打坐、拜忏、法会的修行方法,大异其趣。

此外,由于新时代运动综摄了世界上各种不同来源的宗教传统,而不限于某一个特定的宗教传统的教义或教法。台湾的宗教文化向来仍然是以传统的佛教和道教为基本形式,新时代为台湾的宗教文化提供了其它宗教传统的文化与世界观,例如回教的神秘主义、美洲或奥修原住民的宗教(特别是新异教论)、西方另类的基督宗教传统等,提供台湾人有更多机会去认识其它的宗教传统,或者融会更多的宗教传统。

另一方面,由于新时代灵性是一个大杂烩,包含了各种不同层次的诉求和取向。对于严肃的灵性追求者而言,不能不对此庞杂而又良莠不齐的思想体系加以捡择和取舍,原有的宗教知识和训练就成为他们判断的标准。杜恒芬有一个非常巧妙的比喻:「传统宗教像是严父,新时代像是慈母;灵修的路上我们需要两者。」大部分新时代的参与者并未完全抛弃他们原有的宗教知识和经验,而是将两者加以融会。在许多方面,原有的宗教知识让他们能够审慎地判断和选择新时代的内容;另一方面,新时代也让他们更加清楚和更深入地理解原来的宗教知识。新时代与佛教之间有其相通及互补之处。

4.4.2 新时代与佛教的差异

4.4.2.1 从新时代看佛教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向来讨论这个问题,一个方向从新时代的观点看佛教,另一个方向则从佛教的观点来看新时代。有些新时代的人比较强调新时代和传统佛教的差异性。首先,新时代人特别反对组织宗教或制度宗教对灵性知识的独占性和权威性,同时也特别反对制度宗教所建构的宗教诫律和惩罚性的宗教规范,认为这些教条压抑了人性中快乐的需求而有碍于个人灵性的成长。而这些宗教诫律或惩罚性的宗教规范的基本观念在于佛教的业报和轮回观的观念。新时代灵性观继承了许多印度宗教文化的观念,特别是业报和轮回的观念,但是新时代赋予较正面和积极的诠释。一般大众对佛教业报观的理解,强调造业感果的原理,「如是因得如是果」,今生的福报或恶报都是前世修来,因此希望未来人生能得善果就得今世勤修善业,远离恶业。新时代对业报的理解,强调一个人在这一世的经历不论是顺境或是逆境都是一个人灵魂进化历程中的功课,遭遇逆境不见得是过去造了恶业的结果。新时代倾向于从中性立场来看因果报应的问题,「业报」是一个灵魂的学习计画或工作,这一世没有正确处理的问题,下一世仍然要面对类似的情境继续学习。新时代人不会把厄运或不幸的际遇视为过去世造「恶业」的惩罚结果,基于业力的平衡法则和学习的功课,造恶业者也要经历受害者的处境(例如,《麦可资料》和《克里昂》)。此外,新时代的灵性观比传统佛教要更重视「现世」和「世俗」生活的重要性;他们怀疑宗教对物质生活或世俗生活采取厌离态度的正当性。

就轮回观来看,一般的佛教文化强调要出「三界」才能真正脱离轮回,达到解脱;而欲界众生的轮回跨越六道的范畴,因此,今生造大恶业、杀生业重,可能下辈子感果成为畜生道或饿鬼道。新时代肯定生命世界的轮回现象,但是却不同意跨越六道的说法,因为人的意识进化程度高于动物,除非是特殊的状况,否则人死后不会有倒退到为动物的情况发生(见王寄庆 1999)。新时代人对于有些「佛教徒」因为不愿意造杀业而吃素的做法,颇不以为然。他们认为,轮回是自我臻至最高实相或是回归至上神性(Godhood)的一个进化过程。

以上讨论仅限于针对佛教的通俗观点来谈,这是许多新时代人对于佛教的认知架构,教界的老参未必同意以这种方式来诠释佛教,同时,也有部份深入佛道传统的新时代接触者,对于新时代与佛学的融会与判别,也有不同的诠释和看法。例如,奇迹课程、与神对话系列指向更深入灵修层次。

4.4.2.2 从佛教看新时代

关于从佛教看新时代灵性观的问题,这里将从涅盘佛教(Nibbanic Buddhism)的观点来切入,所谓的涅盘佛教Spiro称之为「激进的解脱道」(Spiro1970)。深入佛教教法的人士对于许多新时代的理念和诉求多有所保留。他们认为,新时代的灵性观过于天真或浅薄,很难真的去除我们根深蒂固的执着和烦恼而达到解脱的境界。佛教的根本精神在于否定之道,而新时代灵性观的根本精神在于肯定之道。新时代流行的重视现世的幸福和富裕以及「心想事成」的理念,超个人心理学派的作者之一Wilber,在《一味》一书中,批评新时代灵性观仍然停留在转译(translation)的层次,并未真正进入转化(transformation)的层次(胡因梦译,2000)。

关于通灵现象的问题,正统佛教向来对于超常的意识、灵异或神通现象,抱持存而不论的态度,即使在佛教圈中不乏信徒感应道交的事迹、大师出现之异象事件等,但是通灵绝非正统佛教鼓励之事。对于新时代将通灵当作是一个扩展自我意识,或是与高层自我或高灵接通的练习课题,佛教有较多的质疑和保留。

整体而言,新时代和台湾本土宗教在议题方面有所交集,而旨趣却又有所不同。比台湾本土宗教提供了更多的现代性的内涵,并且更重视现世问题的解决。这些是新时代运动所提供的观念理系和实践方式,对台湾本土佛教新时代运动的内涵对台湾宗教文化的影响。

4.5 新时代运动在台湾发展的影响因素及其结果

台湾的八○年代是一个相当特殊的时期,特别是宗教和文化的变迁是一个非常明显的阶段,除了许多本土的新兴宗教团体大约于此时发迹,而许多外来的宗教也都是大约于此时进入台湾,其来源大致可以分为日本、印度、美国、法国(见瞿海源 2001)、藏传佛教(见姚丽香 2001)和南传佛教等。新时代运动在台湾发展是呈现了外部因素和内部因素交互激荡的结果,内部一股力量来自台湾社会本土的结构性变迁有密切关系;外部力量则是来自于全球化的效应。

新时代运动兴起于西方社会,顺应美国的优势地位,在全球化过程中往外扩散到世界上其它的地区。台湾的新时代运动是美国新时代运动全球化扩张的一个环节。相对于其它外来宗教,新时代运动带来的是一种具有高度融合性的新形式的灵性观,除了具备所谓「后现代」的文化特质和文化形态之外, [30]却又带着台湾宗教文化所熟悉的东方宗教的色彩,使得新时代运动与本土宗教文化之间的搓揉和互动极富变化性。

前述外来的新时代的灵性观与台湾本土宗教文化之间同时具有互补性和差异性的呈现,而参与者对于新时代的灵性观与传统佛教之间的关连有其自己的建构和诠释。就整体的分析结果而言,新时代的灵性观为台湾的宗教文化带来的许多新的内容、新的观念和新的灵修方法和新的文化元素,丰富了台湾的宗教文化。藉用Beck的观点来说,新时代运动在台湾的发展促进了台湾社会内部的全球化(Beck 2000)。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新时代运动之所以能够在九○年代的台湾日益流行,也意味着台湾社会已经发展为具有足够的开放性和全球性,因此很容易接受来自西方的新的思潮和事物。外来的公司要能够在台湾设立分公司,开设课程,必须要有足够的本土人力资源的协助才有可能,这些现象指出台湾社会已具备充分肩负全球性的本土的菁英份子。如同新时代运动在台湾的萌芽过程,具备全球性经验和条件的本土菁英在此文化的全球化过程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当社会拥有愈多的这类行动者,就越能促进社会内部的全球化,再制更多具有全球性经验或特质的行动者。大部分有关全球化的研究向来偏重于从宏观的层面来看全球化对社会或个人的影响,较少考虑到微观层面的个别行动者对全球化趋势的响应可能的影响。本论文从新时代运动在台湾发展的历史过程中,发现少数个人在全球化过程中有可能产生重要的影响。

此外,社会内部的全球化产生的影响也会因社会群体的社会特质和居住区域而有所不同。我们从台湾新时代运动参与者的社会特质,以及新时代运动的分布区域都可以观察到,居住在全球化经验和资源比较丰富的都市地区(特别是台北地区)的人,有较多的机会接触到新时代运动的讯息。而社会经济地位较高者也比较低者更能接受新的灵性形式。

受到宗教文化的全球化影响下,台湾人的宗教参与或是灵性旅程也不再限于台湾之地。在广泛的新时代运动圈有人远赴印度的奥修国际中心、参与美国的潜能开发课程、造访英国的号角社区(Findhorn Community)…等。最典型的例子台湾每年有二到三千人到印度谱那洗礼,而最近的例子可以阿梵达的星边公司为例,阿梵达在台湾发展不过六年的时间,目前该公司培养的台籍领袖为数不少。在今年(2002年)初在美国本土一年一度的智者工作坊中,参与的学员共有来自四十四个国家的1,100人,其中来自台湾的领袖就有近九十人,高达8%。 [31]台湾人参与国际课程的程度算是相当热烈。此外,这类公司在台湾发展似乎成长得很快,意味着这类高费用的外来课程颇能吸引某些台湾人的兴趣和需要,这些外来HPM的设立与成长提供了以更多的机会和选择方式来参与全球化的过程,显示台湾人参与全球化相当的积极。

此外,虽然全球化是一个看似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但是全球化对一个社会产生什么样的效应,是受到本土社会如何响应这个趋势所影响。新时代运动的进入台湾,本土的宗教文化一方面为新时代运动提供了部份的基础,同时本土文化也成为选择、诠释乃至于批判新时代运动的来源。

新时代运动在台湾的兴起与台湾社会整体的变迁有密切的关连。台湾的宗教社会学者对于近二、三十年来的经济发展和政治的变革,对台湾宗教制度和宗教文化产生的影响有相当丰富的讨论。经济结构产生的影响,展现在七○年代的台湾从农业社会转型为工业社会,经济的成长和社会分工的提升也带动了宗教机构的大量成长(见瞿海源 1981; 1982a; 1982b; 瞿海源、姚丽香 1986);而政治结构的改变最大的影响在于1987年前后的解除戒严,为社会带来了更多的民主化和自由化,减少了宗教与政治的冲突(见瞿海源 1982c; 1982d),也使得宗教自由能够得到保障而宗教活动也得以充分发展。八○年代以来台湾的宗教制度和文化的非常蓬勃,有传统宗教的革新、各种新兴宗教团体崛起、传统及外来的术数的大行其道(见瞿海源1993)、以及各种的另类知识体系的流行等,特别是另类知识体系的内容相当多样,诸如另类医疗、生机及有机饮食、EQ及人际适应、磁场、解释宗教及特异现象之论述等(见瞿海源2001: 257),这些拟似宗教的现象往往和一般的宗教有很高的亲和性。新时代运动在台湾的兴起,基本上也是在这个脉络和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本论文希望能够以过去学者们的研究成果为基础,进一步探讨社会变迁对台湾宗教产生的可能影响因素,以及新的宗教格局与新的宗教文化可能产生什么新的影响。

参考书目

王季庆,1997,《心内革命——迈入爱与光的新时代》。台北:方智出版社。
王季庆,1999,《赛斯让你成为命运的创造者》。台北:方智出版社。
杜恒芬译,1986,《边缘外》。原著Shirley MaLane,Out on a Limb。台北:时报出版社。
杜恒芬译,1987,《智能之流》。原著Alan Cohen,The Dragon Doesn’t Live Here Anymore。台北:时报出版社。
杜恒芬编译,1987,《如连的喜悦》。台北:时报出版社。
林国杨译,1987,《道之门》。台北:奥修出版社。
林国杨译,1993,《奥修传》。台北:奥修出版社。
胡因梦,1999,《死亡与童女之舞》。台北:圆神出版社。
胡因梦译,2000,《一味》(One Taste: The Journals of Ken Wilber)原著Ken Wilber,台北:先验出版社。
姚丽香,2000,〈藏传佛教在台湾发展之初步研究〉,《佛教研究中心学报》5:313-340。
黄琼莹译,2001,《成熟》。Osho原著。台北:生命潜能出版社。
陈建志,1997,《演好你的前世今生》。台北:方智出版社。
雷久南,1981,《身心灵整体健康》。台北:慧炬出版社。
叶启政,1999,〈启蒙人文精神的历史命运:从生产到消费〉,《社会理论学报》2(2): 313-346。
杨斐华译,1979,《人可能进化的心理学》,原著Peter D. Ouspensky。台北:斐华出版社。
杨斐华译,1984,《第四道》,原著Peter D. Ouspensky,The Fourth Way。台北:斐华出版社。
简惠美译,1990,〈比较宗教学导论——世界诸宗教之经济伦理〉,页55-99,《宗教与世界——韦伯选集II》康乐、简惠美译,台北:远流出版社。
瞿海源,1981,〈我国宗教变迁的社会学分析〉,页239-276,《我国社会的变迁与发展》,朱岑楼编。台北:东大图书公司。
瞿海源,1982a,〈台湾地区基督教发展趋势之初步探讨〉,《中国社会学刊》6: 14-28。
瞿海源,1982a,〈台湾地区天主教发展趋势之研究〉,《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集刊》59: 111-122。
瞿海源,1982c,〈政教关系的思考(上)——台湾基督长老教会〉,《联合月刊》6: 45-49。
瞿海源,1982d,〈政教关系的思考(下)——一贯道〉,《联合月刊》6: 45-49。
瞿海源,1993,〈术数、巫术与宗教行为的变迁与变异〉,《国家科学委员研究汇刊:人文及社会科学》3(2): 125-143。
瞿海源,2000,〈占星、星座在台湾流行的分析〉,未发表。
瞿海源,2001,〈解严、宗教自由与宗教发展〉,页249-276,《威权体制的变迁:解严后的台湾》。台北: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筹备处。
瞿海源,2001,〈新的外来宗教〉,未发表。
Beck, Ulrich. 2000. What is Globalization? Translated by Patrick Camiller. Cambridge, UK: Polity Press.
Breiger, Ronald L. 1988. “The Duality of Persons and Groups.” pp.83-98, in Social Structure: A Network Approach, edited by B. Wellman and S. D. Berkowitz.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Mears, Daneil P. and Christopher G. Ellison. 2000. “Who Buys New Age Materials? Exploring Sociodemographic, Religious, Networksm and Contextual Correalates of New Age Consumption.” Sociology of Religion 61(3): 289-313.
Meyer, John W. 1980. “The World Polity and the Authority of the Nation-State.” 109-137 in Studies of the Modern World System, edited by Albert Bergesen. New York: Academic.
Stark, Rodney and William Sims Bainbridge. 1985. The Future of Religion: Secularization, Revival & Cult Formation. Berkley: The Regents of the Uniersity of California.
Wuthnow, Robert. 1998. After Heaven: Spirituality in America Since the 1950s.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责任编辑: 孤独求道

 相关文章
  • 求道网语音聊天室-…[665]

  • 当小燕鸥无法飞翔:…[188]

  • 新时代运动在台湾的…[310]

  • 起航一一个心灵成长…[711]

  • 追问天命[1106]

  • 亚伯拉罕的讯息[999]

  • 凯西每日励志[773]

  • 关于心灵成长和心灵…[785]

  • 《感动中国》2005年…[718]

  • 人性的爱抚[692]

  • 上一篇文章: 新时代运动在台湾的发展(一)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本站作品基本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Copyright © 2003-2007 Qiudao.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