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身心灵门户网站,最早的身心灵网站。

心灵的奥秘

发布者:道人2014 时间:2014-6-9 14:49:53 点击:17858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孤独就像一个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占据了我们的心灵,忽然之间使我们对生活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对所有的一切都变的冷漠起来。从此远离了原本平凡而快乐的简单生活,常与忧伤、寂寞、痛苦为伴,许多人因此而走上了一条没有方向也没有希望的黑暗之路。其实这正是一个人自我开始形成的标志,在这之前,你只是身体本能和社会集体意识支配下的一个傀儡,当一个人真正有了属于他自己的信念和追求,即梦想的时候,真正的他才降生了。孤独是梦想者的标签。 梦想是人生的方向,也是一个人前进的希望和动力,若是一个人对人生的追求仅限于物质的话,反而会更容易得到满足,哪怕在旁人看来只是微不足道的收获,他都会觉得很是满足,才能真正地做到知足常乐。而当一个人有了心灵上的需求后,就会体会到什么是求不得之苦,也就演绎出无尽的悲欢离合与恩怨情仇。梦想会让一个人觉得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若是一个人在自己身上找不到活着的意义的话,就会试图从别人身上寻找活着的意义,或是在与别人的攀比中找回活着的信心和继续奋斗的动力,或是以肆意践踏他人的尊严和生命来满足内心的那种能够支配他人命运的扭曲的快感。在我以前的脑海中,像我父母似的很多人都是没有梦想的人,要不然他们怎么能够忍受那种枯燥而又无趣的平凡生活呢。后来我才明白他们不是没有梦想,而是在与现实的交锋中失去了梦想,然后把自己的梦想寄托在子女的身上,在他们的心中,子女不仅是他们生命的延续,更是他们梦想的延续。于是便心甘情愿地被这个世界所俘虏,沦为生活的奴隶,只希望通过自己的牺牲使子女能够得到他们一生都未曾找到的那种真正的幸福,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只能说是一种对更加美好生活的向往。可惜的是,这永远都只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念想而已,结果通常是他们的子女最后又会把这种期盼寄托在自己子女的身上,重复着这种永无休止的轮回。梦想可轻如鸿毛,亦可重越泰山,没有人能够真正肩负得起另外一个人的梦想。 一个人对待父母的态度体现出一个人的良心, 父母对子女的爱 对很多人而言是他们一生中唯一能够得到的真正的爱,尽管这种爱或许不够纯粹、有些狭隘甚至偏执。我们很难做到如同父母爱我们似地爱他们,但是对于父母物质和精神上的需求必须给予基本的满足,一个没有良心的人也不会是一个真正善良的人。同时也要保持自身的独立,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上我们可以无条件地遵循父母的意见,但是在涉及到人生命运的根本大事上,一定要自己做出决定,父母的意见只能是一个参考,最后能为我们的人生买单的永远只会是我们自己。一个人对伴侣的需求体现出他人生的境界,若是一个人对伴侣的需求仅限于身体本能的需要和传宗接代的考虑的话,那么他就是一个真正的唯物者,滞于物,止于物。心灵上的需求是情感产生的根源,当一个人对伴侣的需求更在意心灵的相互安慰的话,那么他就是一个有情人,只是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一个人心灵上的需求很容易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外界环境的改变而发生变化,当伴侣的双方或其中一方觉得对方已经不能再满足自己心灵上的需求时,就会陷于一种话尽已,无话可说的地步,彼此间心灵上的距离也就越来越远,直至同床异梦,成为最为熟悉的陌生人。生命因情而苦,因情而困,因爱而超脱。若是一个人在另一个人心里如同整个世界就在其眼前,夫复何求,爱是心甘情愿的付出,爱情永远都不会是求来的,而是忍来的,只有耐得住心中寂寞的人,才可能会收获到甜美的爱情,只有忍得住欲求而求不得之苦,才能真正体会到求得之乐。一个人对待子女的态度则体现出一个人人生的得失,很多人在对待子女时始终都没有找到自己准确的定位,即便是真正的爱,也应该做到不偏不倚,有理有度才是。很多做父母的认为对子女合格的爱就是在物质上给予子女最大的满足,却不知,若是一个人的心灵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而又不用再为生活发愁,整日无所事事的话,很容易就会废掉的。做父母的不应只是子女物质上坚强的后盾,更应该成为子女心灵上的港湾,当一个人体会到孤独和痛苦时,他第一个求助的对象肯定会是自己的父母,只有当其心灵上的需求在父母那里得不到满足时,他才会试图从外界寻求安慰,从此父母在其心中所占的分量就会越来越低,直到有一天父母在其心中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当子女和父母谈论梦想时,父母却和子女谈论现实,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只能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或许有一天其子女也会变得很现实,但是那个时候在他们心中最重要的却是自己的子女。一直都难已明白的一件事是做父母的究竟不合格到什么程度,才会使自己的子女宁愿一个人投向死亡的深渊之中也不愿回到最爱自己的人身边寻求安慰,有时真的不能责备做子女的太过残忍,实际上恰恰是做父母的用自己无意识的行为教会了子女什么才是真正的无情。有些人或许是对现实太过失望,所以才会把子女当做自己人生的第二次重来,想要从子女身上来弥补过去的遗憾,将子女视为自己人生的附庸,自其子女出生之日起,就对他的未来做出了清晰而又全面的规划,在他们眼中子女凡是做与计划无关的事,都是对时间和生命的浪费,都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所以对子女要求特别严厉,在他们看来这是无私的爱,可是在子女眼中却是 重如泰山般的压力,这种偏执的爱不仅捆绑得他们自己动弹不得,同时也牢牢地束缚住了子女。可是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独立的,当其子女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信念和追求,他们就会发现自己所有的计划在梦想面前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过去所有的付出所收获的只会是彻底的失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另外一种极端情况却是,父母将子女视为自己生命的信仰和人生的全部,又把自己沦为子女人生的附庸,从此一切为了子女而活,为了子女的一切而活。每个人的人生也应该是独立的,做父母的对待子女的态度,不应该是子女快乐你就快乐,应该是子女快乐你也快乐,即便是子女不快乐你还要快乐,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给予子女心灵上的安慰。从小的方面来说,一个人若是自己都不尊重和爱惜自己的话,未来也不会有人会在意他,从大的方面来讲,一个失去了自我之人,是走不到生命的彼岸的。 自由是上天赐予每个人最宝贵的财富之一,可是每个人一出生后各种有形无形的枷锁便套在人们的身上,当你跟随这个世界的脚步一起向前奔跑时,你会觉得自己很是自由,当你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梦想,想要付诸于行动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原来自己早已被束缚的动弹不得。而人生最大的荒谬之处就在于当你能够自由选择的时候,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当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却已经失去了选择的自由。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在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到别人身上,将自己的自由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的前提下,每个人都应该能够自由地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人们不可能做到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是不喜欢做的事坚决不做却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很多人所失去的正是选择不做的自由,这个世界总是推动着你要去做些什么,哪怕你所做的事对自己而言毫无意义,当有一天你可以选择不做的时候,可是已经习惯了要去做些什么,再也停不下来,心也静不下来。从某些方面来讲,一个人身上的枷锁对他来说,既是一种束缚,同时也是一种保护。对很多人而言,若是有一天他身上所有的责任和束缚突然一下子都没有了,就会陷入一种心灵无所寄托的茫然与空虚之中,就会试图以外物来填满自己内心的空虚,进而为外物所俘虏,沉迷于其中难以自拔,成为心瘾难耐之人。一个人的心有多大,他的世界就有多大,当一个人的心灵上有了需求,他的世界便有了边界,当这种需求变成一种执念,世界便化为一座牢笼,也就使自己沦为心灵上的囚徒。夫天地者,其如牢笼乎,众生者,囚徒也,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只有当一个人做到心灵上的自给自足、不假外物之时,他才会达到自由的另外一层境界,自在,一偶之室即是大千世界,一己之身便是芸芸众生,无论外面的世界怎样变化,都能做到本心如一寂然不动。那些一无所有且一无所求的人是真正自在的人,以无所得故,无有恐惧,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正义是善良的基石,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浩然正气,源于天地,存于人心,浩浩荡荡,至刚至大。心存一股浩然正气自然万邪不侵,乃是每一个人始终能够保持灵魂自主的最好方法,是以每个人都应学会善养心中浩然正气,贫贱而不移,威武而不屈,富贵而不淫,出淤泥而不染。拥有自我很容易,想要一直保持自我却很难,就如同拥有梦想者很多,可是能够坚持梦想到底者却少之又少,梦想若是不能转化为坚定的信念,就会很容易在与现实的交锋中变的支离破碎。很多人在人生之路走到一半的时候,再也难以从自己身上找到活下去的意义,而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自己身上背负的难以舍弃的责任,也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还有的便是一种被生活烙印到灵魂深处的习惯,因为习惯了活着,所以活着。一个人若是失去了梦想,也就失去了生命的方向和动力,从此便只能随波逐流地麻木地活在这个世间,虽然其偶然之间也会感觉到阵阵莫名其妙的心烦意乱,乃是其自我在不甘心的反抗,但是很快就会被现实镇压下去,当他的目光变的浑浊之时也就是他真正失去自我之日,也就不会再感到孤独,那是尽管他能够在社会中生存的游刃有余,如鱼得水,他依然是一个没有自我之人,从表面上看,他似乎拥有很多,事实上,他才是真正的一无所有。一个人是很容易就会被改变的,当他对身边的环境由刚开始的不习惯和痛苦,到后来的习以为常,直到最后依赖上这种环境,无声无息间,一个人由里到外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是以树立不随时间流逝和外面环境变化而改变的永恒不变的信念,是一个人永远保持自我的根本,也是一个人超越自我的前提。 如何树立坚定不移的信念,首先要做到一个诚字,十方如来同一道故出离生死,皆以直心,中间永无诸委屈相。所谓直心,既是真心,诚心。一个坚定的梦想者首先要做到诚于己,爱于己,委屈求全是最大的错误,对生命的态度很随便的人,生命对他的态度也会很随便,视人生如儿戏者,最后被戏弄的只会是他自己,若是抱着委屈求全的心态来对待人生,到最后唯一能收获到的便是不幸和痛苦,委屈求全不是爱。一个人人生的得与失,幸福与否,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他或许能欺骗整个世界,却惟独欺骗不了自己的心灵,同样他也欺骗不了时间,时间是检验一切的最终标准,所有虚假的东西都会在时间的冲刷下原形毕露,荡然无存,只有能够在时间长河中留下不朽印记的才是真理,真的假不了,假的也永远真不了。其次,要做到一个忍字,一切法得成于忍。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当一个人真正拥有了属于他自己的信念和追求,并开始付诸于行动时,他就已经背叛了原本他所熟悉的世界,也就必然会遭到这个世界的反扑,世间有人谤你、辱你、轻你、笑你、欺你、贱你,当如何处治乎,无论是自暴自弃还是发愤图强,都是你向这个世界认输投降的表现。事实上,对于一个真正的梦想者而言,他最大的对手不是这个世界,而是他自己,破世间之贼易,破心中之贼难。当一个人觉得放弃梦想比坚持梦想更让人痛苦时,他就再无任何退路可言,只能做到一个字,忍,忍受内心的孤独。起初是淡淡的忧伤和彷徨,乃是因为其个人意识刚从社会集体意识中脱离出来,而又没有形成属于自己的信念,心灵无所寄托所致;接下来就会感到逐渐被整个世界所抛弃的深深的寂寞,也是其个人与世界交锋最激烈的时刻,所以才会体会到一种难以抉择的挣扎与痛苦,想要坚持梦想,可在现实中又找不到出路,而且看起来一味的坚持似乎没有丝毫意义;想要放弃梦想,又会尝到一种逐渐抹杀自我的痛苦,事实上,让一个梦想者放弃梦想的难度丝毫不比坚持梦想的难度要低,每当你自认为已经变得很现实时,孤独就会时不时地前来骚扰你一番,搅得你的生活不得安宁;最后,有一天当你站在闹市之中,却觉得周边的人,周边的物乃至整个世界都变得如同虚幻若有若无,只余自己一人伫立于天地之间,心里一片空虚,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这时,你才真正地战胜了整个世界,从此你唯一的对手便是你自己,孤独将会是你永恒的敌人,也是你最亲密的伴侣、最忠实的朋友和最重要的武器。在这个过程中,凡是试图借助外物来逃避内心的孤独的,将会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绝望。 最后,要做到一个大字,凡是沉迷于外物之中难以自拔之人,通常都是对梦想比较虔诚之人,即不愿接受现实,又找不到梦想的出路,所以才会以外物来麻醉自己的心灵,从中获取一种虚幻的满足和快乐,久而久之,这种沉迷带给他的不再是快乐,而是痛苦和绝望,然而恰恰是这种深入到灵魂的痛苦却又他们觉得自己仍然还活在这个世上,从而不会被自己内心的空虚彻底吞噬掉。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不断地怨天尤人中形成了一种狭隘而又偏执的心灵,原本对于梦想的坚持之心也就变成了一道牢牢束缚住自己的执念,自我也就成为执我,自己把自己锁住一个永无天日的囚笼之内。这种执念发展到极致便成了魔鬼,只有那些至偏执、至无情、至痛苦而又至绝望的灵魂才会变为魔鬼,所以他才会憎恨这个世界,憎恨一切生命,同时也憎恨自己,所以才想要毁灭所有的一切,最后以灵魂堕入地狱为代价对所有生命种下了永恒的诅咒,一切生命都不得好死,同时也不得好活。对于这种偏执的心灵来说,最好的方法就是放下手中的一切,走到社会的最底层中去经受一番心灵上的洗礼,当一个人只有真正地体会到生命的卑微和渺小后,他才会发现自己原本所执着的、所痛苦的是那么的渺小和不值一提,在强烈的生存压力面前,一切幻想都是微不足道的。只有当一个人真正体会到生命之小,他才会祈求实现生命之大,生命的长度我们无法自己选择,可是生命的高度却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去攀登。当一个人对于自己人生的追求不再仅仅局限于自身的时候,他的生命的境界也将会超出自身的局限达到一个新的境界,超我,唯有大爱,方能大悲;唯有大悲,方能大愿;唯有大愿,方能大觉;唯有大觉,方能大行。 能够非凡成就的人通常都有一颗不甘平凡的心灵,所以才会取得一般人难以实现的成就,或是走出一条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人生之路。只是当他们以高高在上的心态来俯视那些平凡的普通人时,其心灵也就走入狭隘和偏执之中,再也难以超出自身的局限,从此距离真理也就越来越远,真理永远都在那些平凡的普通人身上。他们拥有卑微而朴实的梦想,平凡而又真实的爱,他们也拥有至坚韧的灵魂,只要生活还有一丝光明,他们就会紧紧地抓在手中,从而有了继续生存下去的希望,当千千万万个普通人的意志凝聚在一起的时候,即是天意。他们从不关注那些国家大事和民族前途,只关心如何才能让自己和家人生活的更好,所有对他们的苛刻要求和指责都是没有丝毫道理的,他们已经尽到了自己在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应尽的本分和义务,其他所有的一切都不应再由他们来承担。一家人齐心协力为了一个共同梦想而各尽其能一起奋斗的情景,永远都是最让人感动的,也是最让人恐惧的,能够参与其中不失为一件很有人生意义的事,可是沉迷于其中就会彻底沦为一场人生悲剧。一个人人生的平庸不在于他所从事工作的卑微,也不在于他所拥有物质的多少,而在于当他的心灵为这个世界所俘虏时他就拥有了一个或许不平凡但是绝对平庸的人生。是以,要以一颗不甘平凡的心灵来挣脱这个世界的束缚,才能真正看清这个世界,不被它所迷惑,再以一颗平凡的心灵投身社会实践之中,来实现生命的跨越,这时方能真正做到身在红尘内,心在红尘外,进退自如,一切由心,退可独善其身,修身养性;进可兼济天下,泽被苍生,是为大自在。 天之道损有余以补不足,损的是自己,补的是众生。天心至善至仁,至公至正,生养万物而不加干涉,任由万物自行演化,因为至情,所以无情,着重的是每一个生命个体。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着重的是人类整体,人类社会的运转以及每一次变革与进步都需要一部分人作出牺牲,而通常需要作出牺牲的都是弱者。生命从何而来,佛曰:众生皆有佛性。所谓佛性,即是指从造物主身上分离出来的流淌在天地间每一个生命身上的一缕生机,其中隐藏着造物主对众生的爱和祝福,也可称其为神性或灵性,乃是凡人得以不朽的根基。其特征是不朽不灭,可以不断地轮回,每当一个旧的生命死去时,其身上的灵性就会携带着其出生到死亡的所有记录以及其至死都未曾放下的深深的执念进入新的轮回之中,一个全新的生命也就因此而诞生,在不断的轮回中每一个灵性上都携带着很多种不同的执念,这些执念即是每个人自我意识产生的基础,也是每个人的本能和本我,同时还是每个人一降生就背负的业力和原罪。其实每个人死后的灵魂都是可以长久的存在下去的,只是对很多人而言,短短数十年的人生就已经活的痛苦不已,若是没有坚定不移的信念,随着时间的流逝,其灵魂总有一天会在痛苦煎熬中自我崩溃,所有崩溃的灵魂的意念结合在一起就形成了依托物质世界而存在的精神世界,即是冥土,也可称其为众生意识,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天意,天意不为天心。为后死者提供一个灵魂的家园,因为包含着所有生者对死亡的强烈恐惧之念,所以其内部环境阴森可怖,其运转规则如同现实世界,乃是现实世界的投影,相比较而言,那里才是一个更加真实的世界,对于那里的存在来说,一切都已盖棺定论,很多人才会显露出自己真正的本性,不再伪装自己,在那里,丛林法则将会得到最真实的展现,而所有灵魂消散时那种极致的痛苦、绝望、不甘、怨恨和诅咒之念结合在一起就化为地狱。人有三魂,天魂有上天赐予,是每个人生命和意识的来源;地魂由众生意识赐予,即是每个人的气运,影响着每个人的命运;命魂即是每个人的自我意识,高于一切,决定一切。宇宙发展史即是善与恶的战争史,自魔鬼诞生之日起,上帝和魔鬼就以每个人的灵魂为战场进行较量,他们之间交手的结果决定着每一个人死后灵魂的归宿,而决定他们之间战争胜负的却是每一个人自己,以造物主之大能,可以将所有消逝在时间长河中的生命一一复原,但是却难以恢复任何一个已经消散于天地之间的独立的灵魂,是故,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宇宙如何演化,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对大自然而言,每一个旧物种的自然消亡以及在此基础上的一个新物种的自然诞生,都是造化之奇迹,都意味着生命本身的进步,就如同人体内细胞的更新。这种生存竞争会一直持续到宇宙灭亡的那一天,然后在下一个宇宙诞生之初,凡是能在上一个宇宙中生存到最后的生命都会一一再次出现,继续它们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斗争,直至永恒。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人们也可以通过自身不断的努力与拼搏来改善自己的生活,改变自己的命运。没有谁的命运是一生下来就被注定了的,只有你首先选择了命运,然后命运才会去选择你,而且当命运选择了你时,你还要经得起命运的考验。一个争字,合于人性,亦合与人道,却不合天道,当一个人通过自身不断的修行,逐渐消除个人私欲,树立爱心、正义之心或自在之心,使自身人性与天性逐渐趋于一致,从而实现自我意识与灵性之间的天人合一,是谓得道成仙,仙佛者,皆为道之化身,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是为大罗。宇宙何时灭亡,当上帝对于生命的爱比不过众生对于生命的恨之时,当上帝败给了魔鬼,人心向恶之时,当魔鬼的诅咒得到实现之时,即是宇宙灭亡之时, 一切未合于道者都会化为虚无。 那时在众生的恐惧、绝望与疯狂之中,上帝将留下悲伤的泪水,而地狱中的魔鬼则会展露出如同婴儿般纯真的笑容,而后天地重开,万物重演,一切都将完全不同,又都完全相同,太初有道,神与道始,神与道同。天道不足,人道不公;顺天之道,应人之求,补天人之缺。方能无为而无不为,不争而天下莫与之争。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心,施行于天。宇宙在乎手,万物生乎身。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翻地覆;天人合发,万变定基。 生命就其本身而言是一个很平凡的事物,只要宇宙不灭亡,生命总能自己找到出路。真正不平凡的是人,每一个人在世界中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作为人而言,真正的奇迹是你能来到这个世间,更大的奇迹则在于,有一天你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进而追寻自己生命的意义,那个时候,上帝为之点头含笑。相较于其他生命而言,作为人是最难的,也是最苦的,其根源则在于上帝对于人类的偏爱,它让人类拥有了自我,同时也把一项伟大的使命交到了人类的手中。天生万物以养人,人岂能无一物以报天,上帝一直都在关注那些孤独而又善良的人们,并且最后也会挑选出所有真正善良的灵魂作为自己的收藏,在上帝的眼中,这个世界始终是黑白分明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生命只有一次,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花不同,枯荣变化之后,根还是那根,花 却不再是那花了。人也一样,每个人身上都隐藏着一条时间之河,也是一条生命之河,还是一条用白骨铺就的死亡之河;瞬息之间,生命之河就会流淌到下一站,而你自身也就会沦为漂浮在死亡之河之中的一具白骨。然而草木以其根基深扎于大地之中,历尽枯荣变化而不失根本,人类又该将自己的根基建立在什么之上呢。很多人身患绝症生命所剩无几时才纷纷感到后悔,而最让他们感到后悔的共同的三件事却是,一是当初没有选择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二是当初没有向自己喜欢的人表白,三是平时忙于工作而忽视了身边最亲的人。其实,这对他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幸事,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而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生死之外无大事,以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人生,又以什么样的心态来迎接死亡,是每个人一生之中最为重要的两件事。是以,每一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人生有一个明确而全面的规划,人生的每一步踏出之后,都能很清楚地知道合不合适自己,接下来的会是什么,最后又会有什么结果。更重要的是要规划好自己的心灵,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如此,人生之道,尽矣。死亡是上天对每个人的最后一道考验,也是每个人战胜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当一个人的生命确实彻底地再无丝毫出路可言,与其挣扎着委屈求存,莫如坦然地面对和拥抱死亡,即是对自己尊严的一种维护,也是对生命的一种敬重;吾知将死,无有恐惧,不是把死亡视为一种解脱,而是知道死亡才是真正的新生。 生命因梦想而充满色彩,又因梦想而充满痛苦。许多人因为不愿拥有一个苍白而空洞的人生,放弃了原本唾手可得的安逸生活,从此四处奔波,尝尽生活的酸甜苦辣,只是想要寻找一个能让自己感到安心,值得自己将心灵寄托在其上的目标,因而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苦海无边,总是郁郁寡欢,最是黯然神伤。那种源于灵魂上的悸动会驱使着人们永不知足、永不停息而又不知方向地到处追寻着,每当人们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实现一个目标后,却发现这种成功给自己带来的喜悦是那样的少,而这种喜悦持续的时间又是那样的短暂,之后内心的冲动又会驱使着人们向下一个目标奔去。一些自制力强的人可以用理智压住内心的冲动,开始自己平静但绝不幸福的生活,一旦有一天,其理智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他们自己会否定自己过去所有的努力。在不断的追逐中,一部分人原本对于梦想的追求逐渐转化为一种对物欲的无尽贪婪之心,最终连他们自己也会被吞噬掉;或是变成一道束缚住自己的执念,从此自我囚禁,不得解脱。还有一些对梦想比较虔诚的人,则会拖着疲惫的身心继续茫然而又徒劳地到处追寻着,直到有一天彻底心累了,一部分人精神崩溃,而另外一些人则会变得心如死灰,从此任由世界摆布。殊不知一个人心灵上的需求只有在自己的心灵世界里才能得到真正的解决,若是试图从外界寻求安慰的话,你即便是走遍天涯海角乃至世界的尽头也不会得到真正的满足。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真实而又虚幻的表象世界,人们或是被动或是主动展现在外面的都是他人想要看到的一面,人们即是参与者,也是受害者。凡是试图将心灵寄托在外人、外物之上的,最后都将会是一场空。是以,每个人都应该将自己人生的主要精力集中在自己身上,用心地经营自己的心灵世界,那里才是每个人生命的真正根基之所在。而孤独则是开启心灵世界大门的一把钥匙。人生是一场修行,而修行在于修心,人们只有真正地做到掌控了自己的心灵,才能从容地驾驭人生的节奏,才能慢慢地欣赏和品味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才会懂得珍惜自己身边的一切。不同的生命之河瞬间地交叉而过构成了一个人一生中所有的缘分,为什么不让这种奇妙的缘分来增添我们生命的色彩,增加我们生命的宽度与厚度;反而让它变成我们生命的负担,成为自己人生不幸和痛苦的根源之一呢。毕竟,此时此景、此人此情,不管生命轮回多少次,都不会有再次重现的可能。是以,对于所有的一切都无需太过强求,一切顺其自然,来者不拒,去者不留;得之吾幸,失之吾幸。任由时间改变和带走我们身边的一切而本心不动,唯有一颗心灵在岁月的冲刷下越发柔软、纯粹、坚固。很多追求梦想的人所不知到的是,当他们认为自己是在追求一份真正的爱情时,其实他们真正追求的却是自由,爱情对于人们而言总是显得有些虚无缥缈,而自由却是触手可得的;而一个追求自由的人他最爱的人永远都是他自己,所以,他也就不可能会找到他想要的那种爱情。当人们都能拥有自我,不再失去自我,都将超越自我时,对于所有人来说,追求爱情的人们将会得到真正的爱情;而追求自由的人们将会得到真正的自由。 孤独是一个人永恒的敌人,也是一个人最亲密的伴侣,每个人都应该接受它,习惯它,进而战胜它,唯独不能逃避它,逃避孤独就是逃避自我。可是很多人刚刚尝到孤独的滋味,就变得惶恐不已,便想方设法营造出一个熟悉的环境来逃避孤独,以熟悉的人、熟悉的物和熟悉的事所构成的熟悉的环境,并竭力维持那种熟悉的感觉,哪怕是以不幸和痛苦作为代价。当有一天他所依赖的那种熟悉的环境被彻底打破,孤独再次席卷而来时,他就会躲进自己的回忆里面再也不愿出来。事实上,对很多人而言,其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不是长大后成功的喜悦,也不爱情的甜美,同样也不是儿孙满堂的无憾,而是年少时期依偎在母亲身边的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即当他还没有自我的时候。他们的一生就是不停地逃避自我的过程,生命只是一场空在他们的身上得到最真实的展现。或许上天真的很残忍,既然已经给了人们爱,给了人们梦想,为什么不再给所有有梦想的人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呢。当一个人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信念和追求,并踏上追寻自己生命意义的道路时,他就走上了一条孤独而又不孤独的不归之路,这条道路,无数先人都曾走过,其中绝大多数都伏尸在道路两边;在他的身边,同样也有无数的人正在茫然而又痛苦的坚持着,大部分已步入歧途;在他的身后,还会有无数的仁人志士前扑后继地踏上这条死亡之路。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得住那种来自于心灵最深处的最真实最亲切的呼唤,那是生命在呐喊,也是灵魂在哀嚎;是魔鬼的诅咒,也是上帝的青睐。不管你知不知道或愿不愿意,你都已经踏足上帝和魔鬼的战场之内,孤独是你唯一武器,而且还是一把双刃剑,在保护着你的时候也在伤害着你。从此,你就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对自己的灵魂负责。魔鬼永远难以透过上帝的保护来操纵人们的灵魂,只有当一个人自己选择信仰魔鬼时,从此他的灵魂才落入魔鬼的掌控之中,在他死后灵魂就会堕入地狱与魔鬼为伴,在那里魔鬼会教导他怎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魔鬼,他将会千百万倍地品尝到自己曾施加在别人身上的痛苦,直到他成为一个合格的魔鬼,或是魂飞魄散,沦为地狱壮大的养料。对生命缺乏敬畏者,必为生命所弃,冥冥之中,即便是野兽也本能地对生命存在一份敬畏之意,不敢以杀戮为乐。生命是一场独舞,观众不仅仅是世人,也包括上帝和你自己。为何要让自己的舞姿显得如昙花似的那般凄美和悲壮,何不忘情的投入其中,让自己舞动的更加从容、更加自在,舞动的上帝动容,佛陀含笑,菩萨点头。舞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直至时光的源头。有些生命注定如同空谷幽兰一般,独自绽放,独自欣赏,独自凋零,以其孤绝,成其优雅,成其卓越。 生命是一场自我雕琢的过程,每个人一出生天生就拥有巨大的缺陷,灵魂上布满了瑕疵。很多人所不知道的一个事实是,平时我们脑海中的大部分想法与情感根本就不是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很多人一时冲动犯下大错之后,通常感到十分后悔,总觉得自己当时就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其实每个人的灵魂中都隐藏着其他的灵魂,它总是试图操纵人们的思想,操纵人们的行为,并竭力地想要把人们的命运拉向另外一条未知的道路。究竟是什么隐藏在人们的灵魂深处来操纵世人的命运,最是让人恐惧,也最是让人好奇。未生我时我是谁,生我之时谁是我,长大成人方是我,合眼朦胧又是谁。心灵的世界至微至妙而又凶险莫测,一不小心就会迷失于其中再也难以自拔,而孤独却是每个人最忠实的朋友。除了孤独以外,你脑海中的大部分情感都不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也就是说,除了孤独的时候你还是你自己之外,其他的大部分时间里你都不在是你。或许是出于对人的某种尊重,亦或是给人一次真正自主选择的机会,只有当一个人的生命走到了尽头时,上帝和魔鬼之间才出现了短暂地和平相处的时间,那时,很多人才又重新找回了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自我,就会有一种恍若大梦初醒的感觉,他才会明白自己一生中究竟都做了些什么,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悲,生命临死的悲鸣,无论对错都是震撼人心的。人生就是由一幕幕真实的喜剧构成的一部真实的悲剧,人们总是竭尽全力地想要走好人生之中的每一步,可是走到最后却发现结果还是错的,生活总是让没有梦想的人拥有梦想,再让有梦想的人在追逐梦想的过程中失去梦想,而过程总是让人觉得那么痛苦。大梦谁先觉,平生吾自知,能够一直坚持做自己的人即是真人,其灵魂是为真灵,乃是自身不朽的基础。是以,无论任何时候都要坚守住自己的本心,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直至心如明镜,那时灵魂上的所有瑕疵就会纤毫毕现地一一显示出来,然后把灵魂中不属于我们自己的杂质一点一点地剔除掉,在这个过程中,灵魂上的瑕疵每剔除一分,自己内心的孤独便增加一分,渐至于空,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自我是每个人献给上天的最好的礼物,把一个天生拥有巨大缺陷的瑕疵品雕琢成世间最璀璨的珍品,然后把它献给上帝,便可拥有大欢喜、大自在、大光明。然后方能雕琢他人,雕琢众生;一个人只有真正解放了自己,才能够解放他人,只有彻底解放了自己,才能解放整个世界。生养子女是一种还债,不是还所谓的前世的债,而是还上天的债,每个人一生下来就欠了上天的债,当因为你的原因让他人产生刻骨铭心的恨时,你欠上天的债就又增加了一些;把子女培养成为一个真正善良的人是对子女最好的爱,也是一个普通人人生的最大意义之所在,同时还是对上天的一种较好的报答方式。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有人欠上天的债都是需要偿还的,不是在他生前,就是再其死后,是故众生畏果,而菩萨畏因。 生命是一场寻根之旅,也是一场战争,唯有披坚执锐勇猛精进,一切不诚者、残暴不仁者、无大毅力者都会被淘汰掉。关键是要拥有一颗敏感而自由的心灵,一颗敏感的心灵对人们的意义在于,当他踏上人生之路第一步,就已经看到了人生的尽头,不会被其展现出来的种种幻象所迷惑;一颗自由的心灵对人们的意义在于,当他觉得这条道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时候,就会立即收回脚步,不会被其中的种种美好所诱惑。没有什么能够束缚住一颗真正自由的心灵,也没有什么比自由更宝贵,为了追求自由,我曾背叛了上帝,投奔到魔鬼的那一边,等我和魔鬼成为亲密的朋友时,我才发现原来魔鬼才是真正地彻底失去自由的绝望者,是以我又背叛了魔鬼,从新回到上帝的身边,从此不断地徘徊于天堂和地狱之间,直到有一天,我把上帝和魔鬼都从自己的心灵世界中赶了出去,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梦想、爱、正义和自在。在前进时最重要的是要遵循自己的本心,有时,这个世界包括你在内都会欺骗你自己,而一颗孤独的心灵却是每个人最可靠的朋友,它虽然不能告诉你什么才是正确的人生之路,却可以帮你分辨出什么是错误的道路,只是人们通常是不敢相信或是不愿相信,总是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踏步其中,其结果往往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在前进的过程中,当我们感到身心俱惫时,也需暂且停下脚步休息一番,回头看看这个我们原本熟悉如今却变的无比陌生的世界,试想一下假如我们当初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现在又会怎什么样的的人生呢,从中找到让我们感动的力量和让我们恐惧的力量,将它们转化为我们继续前进的动力。直到有一天,所有枷锁和束缚都已除去,展现在自己面前的却是一片虚空,难道这就是生命的最终奥秘吗,一切都只是一场空,一脚踏入空门,又犹豫了一下,再次习惯性地聆听自己的心声,而心灵却告诉自己有些人、有些事还未曾真正放下,若是就此而去,将会给生命留下永恒的遗憾。是以,真空家乡极乐世界虽然美好,现在却还不是时候,转身一步迈出,却是踏上了彼岸,原来,天道之核心乃是有,却以空为外相。那由上天赐予每个人的、一开始就有的、一生都在追求的、最后又都失去的爱、公平、自由不就是道吗,域内有四大,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何为人哉,道自化人,上帝想要寻找自我,于是他的梦想便跌落凡间化为人,人即是上帝自私的一面;人之极者,其自化道。 是而,空而不空方为佛心。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方净土,乃是其一生中最美好的信念和愿望所化,活着时是他灵魂的最后一道防线,死后又是他灵魂的最后归宿;这方净土最后是变成天堂还是沦为地狱,亦或者是彻底化为虚无,完全取决于每一个人自己。而只有建立于彼岸之上的净土才是予人极致欢喜,无量光辉,无上大自在的永恒国度,以爱为水、梦想为火,正气为地、自在为风。那里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耕女织,自给自足;阡陌交通,鸡犬相闻,而民不相往来,其民皆曰:子无为,吾自乐。有一天,当那至污至秽至邪至恶之地绽放出至清至洁至善至正之花时便是邪恶向善良彻底俯首认输之日,那是人类将会建立属于自己的地上天国,实现真正的人道天堂,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会永恒地存在下去。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大觉金仙不二时,西方妙法祖菩提;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申明】本站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录入:道人2014
  • 上一篇:你若不放过自己,没人能够让你重生。
  • 下一篇:没有了
  • 求道网-身心灵-心灵成长(www.qiudao.net) ©2004-2018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创办人:方志明 京ICP备13008367号